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 器皿的制作(一)
You are here: 首頁 arrow 內在生活專欄 arrow 教會歷史人物精采信息 arrow 器皿的制作(一)

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器皿的制作(一) 列印 E-mail
作者 賈德納   

   本文系紐約立巨屋(Ridgewood)五旬節教會的創立人吳漢斯牧師蒙召与受裝備的故事。

『如果你知道器皿在何處被制作,你將惊訝你可能必須經歷怎樣的苦難与試驗。』
                                                                                                --布魯克長老
  『私人文件』(Private Papers)是吳漢斯牧師所遣留的一本皮面書的名稱,這本書是生命旅途最后廿五年經常帶在身邊的。燙金的字體已變模糊、封皮邊緣破損、書背裝訂也已經松散--這一切都顯示此書經常被使用。事實上,這本書是吳漢斯牧師在他上百次橫越大西洋,以及多次前往世界各地服事時,除了圣經之外一定會隨身攜帶,甚至唯一攜帶的書。它的內容是如此有趣、如此有价值,以致它的主人与它這么難舍難分。不但如此,除圣經之外,這本書無疑是他地上產業中最珍藏的物品;即使一本圣經一旦磨損,可以換一本新的,但這本書的許多內容卻是無可取代的。

  打開這本書,你會發現內文部分是用打安机打成的,共二五五頁,由它的目錄可顯示出它的內容:

  序言
  羅炳森師母的日記
  教導与講章
  智慧的信息
  生日的信息
  詩
  圣經經文

  在最后圣經經文的部分,包括了一些圣經研讀,其中第一處包含了許多經節,以及神的靈使這些話對吳漢斯本人特別成為實際的年代--『借神的靈感動而賜下的經文』。事實上,這些經文成為從一九0九至一九二二年,他屬靈經歷的綱要与骨架。知一處是:

  『所以弟兄們,應當更加殷勤,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你們若行這几樣,就永不失腳。』(彼后一10)

  吳漢斯牧師出生于瑞士,一九0一年三年廿二日,八歲生日過后不久,他得救了。六年半之后他的家庭從瑞士移民至美國,住在芝加哥,他父親是那里一所德國人浸信會的牧師。他后來見證說:

  『几乎我剛一踏上美國國土,主就開始更多作工在我身上,那時我年十五歲。我在家里翻到一本德文書《初代基督徒如何生活》,僅僅讀這本書就開啟了我的眼睛,使我看見一般的基督教信仰,特別是我自己的屬靈經歷,有多么膚淺。我發現初代基督徒何等認真地接受耶穌的話,并撇下一切來跟隨他。借著這些我的心靈蘇醒過來,開始發現一些在我所參加的教會中未曾見過之事。

  我被教導每天要讀一章圣經,但我拿自己与別人比較,我發現這對我沒有什么用處。于是我對主說:『主,這沒有用,我讀到圣經中許多奇妙的應許,但我沒有看到任何人經歷它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親愛的主啊,如果情況再無任何改變,我不想再讀圣經了。』主立刻回答我的禱告。那時我只讀德文圣經,忽然彼得后書的一節圣經抓住了我:『應當更加殷勤,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我知道什么叫殷勤,就像我學小提琴,需要每天練習二個小時一般,于是我對自己說:『我最好照著做。』我就這樣初次開始了真實的禱告生活。

  我開始殷勤地讀圣經,忽然圣經對我成為一本新的書,我開始用我一切空閑時讀圣經,并且讓圣靈來教導我。一周后,我已經變成另一個人,我的同事覺察到了,我的家人也覺察到了。我的生命很奇妙地改變了,這改變一直維持下去,直到有一天,一位圣徒因我所犯的某項錯誤,而斥責我缺少基督真實的愛心,我很沮喪地對自己說:『這有什么用呢?』然后我又滑落到舊有的生活中。』

  大約這時,吳漢斯牧師的兄長哥特福萊(Gottfried),在紐約內克(Nyack)宣教士訓練中心的聚會中領受了圣靈的浸,我們再讓吳漢斯牧師自己來敘述:

  『我看見在他生命中的改變,他領受圣靈的浸帶來一個結果:他不住地禱告。我因此受吸引,也去參加五旬節聚會,神在那里真實地遇見我,我的生命完全改變,几個月之久我仿佛行走在天上,愛耶穌的火那樣焚燒在我心中,使我對其他事物都失去了興趣。我殷勤查考圣經,留心那些提到主自己是我的產業的經文。』

  就在這時,神賜他一處經文,成為他一生靈命的根基:

  『我心里說:耶和華是我的分,因此我要仰望他。凡等候耶和華,心里尋求他的,耶和華必施恩給他。……人在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哀三24-27)

  『在那時,我不住地禱告,但我仍然覺得必須有特定時間的禱告,所以我在每天出外工作前禱告一個小時,為了能這么做,我必須犧牲一些睡眠的時間。

  在教會中我是年輕人的領袖,所以我嘗試帶領他們更認識神。在一九一0年或一九一一年的三月一個年輕人聚會中,我領受了我認定是圣靈的浸的經歷,那時我未說方言,但我确信我說了預言。從那時起,我決定要單單跟隨耶穌自己。我的父親說他知道主已臨到我的生命中,但他仍深深擔心我會陷入狂熱中。那時我還是個男孩,而且習慣于順服屬靈長輩,所以我繼續留在浸信會。

  那時我在芝加哥最大的珠寶公司工作。那儿成為圣所,我開始到處為主作見證,帶著成磅的福音單張,站在各市口街上發給成千上万的人。我并沒有做傳道人的念頭,但我的同事常問我:『為何你不做個傳道人?』『為何我要做傳道人?我家已有四個傳道人,那已經夠了。』『你看起來對宗教有那么深的興趣,你應當成為傳道人。』『但我并不以為我比那些真實的好基督徒,對宗教更有興趣。』

  可是無論如何,我慢慢地感覺到我心中有神的召喚,有一天他將引導我走上更美的路。大約那時,有一位可愛的浸信會牧師到我們家來,當他听見我作的一個見證后,對我說:?我儿,要將你的心全然歸給神,我确信他將呼召你進入他的禾場。 ?這句話似乎沉入我的心中。從那日起,我開始留意神要如何在這事上帶領我。就在那時,神從圣經中給我一句話,那么清楚,那么有力,仿佛是他差了一信天使從天上下來直接暈宜檔模?

  『當將你的事交托耶和華,并倚靠他,他就必成全。』(詩三十七5)(這是列在『借神的靈感動而賜下的經文』中的第二處經節,注明的日期是一九一一年。)我獎這段經文寫在我的工作台上,并且看著它,不知看了几千遍!每次我看它,就從心中喜笑,我明白最后一句話?他就必成全?的意思,神必會做這事,我不須做什么。

  曾有人嘗試要幫助我,有一小段時間我剛好沒有工作,一位親戚來對我說:『現在我求神不讓你找到工作。』然后她建議我去讀圣經學院,但我心中說:『我不愿意這樣被推進去,如果我要成為傳道人,必須是全能的神推我進入,必須是圣靈清楚的引導。』有趣的是,就在同一天--一九一五年二月廿五日,我的父親從司布真的小書The Check Book of the Bank of Faith 給我們讀到一節經文,題目是:『你們倒要稱為耶和華的祭司。』(賽六一6)(這是列在『借神的靈感動而賜下的經文』中的第三處經節〕司布真在經文后說,一個人不需要站在講台上才能成為主的仆人,他可以一邊工作一邊仍全心為著大君王而活。我說:『正是如此!』父親讀完后,我們大家就跪下禱告,正禱告時門鈴響了,郵差送來一個工作机會,其實那時是很不容易找到工作的。我很歡喜能找到工作,但那是個很困難的工作,我的上司給我很多麻煩;我常向他見證主,所以他憎惡我。在他成為領班之前,我們曾一同坐在 長凳上工作,但現在他想盡辦法將困難的工作交給我做。

  最初我變得很急燥,同事們也建議我离開,他們都認識這個領班,也都不尊敬他,認為我可以到別處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但我里頭的策士--圣靈卻說:『現在你要堅持到底。』我就這樣做了,我知道神將我放在他的學校里,我也知道這所學校胜過大學,因為我必須在此學習謙卑、順服与忍耐。當我折服在我天上的君王面前時,他不但教導我學習一些功課,并且將他神圣的屬性制作在我里面。

  我記得我跪下來,向神立約,要從那日起凡事奉主耶穌的名而行。我很認真地實行,在工作時放下我里面的不滿,開始為耶穌做每一件事。結果是我的領班注意到了,他看見我的改變,并為此夸獎我!然而不久,主安排使我的『牢房』改變了,我得著全芝加哥最好的工作之一。』

  吳漢斯早在十七歲時,已開始教主日學,不久他成為主日學校長,并帶領詩班;他也組織了街頭聚會。除了這些以外,神也使他對整個教會有負擔,他說:『我總是在聚會前一個小時就到了。』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父親成為威斯康辛州肯諾夏一所浸信會的牧師,在那儿我遇見一些五旬節信徒,其中有費尼夫婦(George W. Finnern),他們帶領一所增長中的五旬教會,在那儿基督實在很奇妙地彰顯他自己的同在。

  就在這時我哥哥來看我們,并參加費尼弟兄的聚會,他對費尼夫婦和另一信年輕傳道人万約瑟弟兄(即万老牧師)有深刻印象。所以在下一個周六,我要求參加他們街頭聚會的服事,我發現五旬節教會是我所知道,除救世軍外,唯一會舉行街頭聚會的團體,而我非常喜歡在街頭為主作見證。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們很慈祥地邀請我与他們同工。

  因為他們主日聚會在下午,所以我參加他們主日下午的聚會,他們竟能請我坐在講台上。這是另外一件令我惊訝的事,因我以為五旬節教會不會請一個還沒有說方言的信徒坐在講台上。

  直到那時我對五旬節信仰的真理仍有許多問題,但我發現費尼弟兄能對我的一切問題給予令人滿意的回答。我在他身上也看見一個多多禱告,不強調神跡奇事与說方言,乃強調耶穌自己的人;這件事很感動我的心,因為我已經驗到与耶穌愛的關系。

  后來大戰爆發,依照法律我不會被征召入伍,因為我是中立國瑞士的公民,然而有一天我竟收到要我入伍的通知。我曾下決心愿意忍耐接受我所不樂意作的事既然我住在這個國家,我就不逃避服兵役;唯有一件事,就是神將一個意念放在我心中,我絕不拿武器殺任何人。我說:『和平的君耶穌已占有我的心,他已臨到我并坐在我心中的寶座上,如果我允許仇恨來驅使我殺任何人,那就是要他离開,而邀請魔鬼來。』這意念在我心中如同白日那么明亮,以至于即使神最偉大的圣徒或我最尊重其意見的人,都認為人應當拿起武器來加入戰爭,我也仍然要照神帶領我的去作。所以我打定了主意,倘若我被征召入伍,我將作一個『為良心而拒絕服兵役者』。』

  吳漢斯既然采取這樣的立場,這就使他經歷了許多逼迫,最后他需要在許多軍官面前接受嚴苛的審問。就在這段時期,主賜給他下列經文,使他能站立得住:

  『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詩篇廿七1)

  注明的日期是一九一八年,他也注明了地點--他當時所在的基地格蘭特營。

  就在這營中,他遇見一位意大利人,這個人圣洁的生活對吳漢斯的影響甚巨。

  『雖然他活不多,但他与神同行,使我很受感動。我猜想他屬于五旬節教會,所以當我們分手時,我問他:『你相信說方言嗎?』『當然,難道你不相信?』后來我与他道別:『再會了,親愛的弟兄,如果人不能在地上再見你,我們將在耶穌回來時相會于天空。』『可是弟兄,你必須先在這里感覺到他的能力。』他指著他的心回答我,眼神仿佛要將我看穿。他的話那么扎入我的心,我對自己說:『我將全心尋求神。』

  我真的這么做了。六個月后我說出方言來。那天晚上,也就是一九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我參加肯諾夏的聚會,當我們在街頭布道前一同禱告時,主臨到我并將說方言与翻方言的恩賜降在我身上。

  第二周,我并沒有感覺到圣靈丰富的膏抹,但在禮拜六(六月廿一日)哥哥和我參加了伯特利會堂的一個聚會。雖然那時我還不認識『外在』這個詞,但我感覺到那個聚會的帶領是很外在的。有一些傳道人坐在講台上,不久其中一位,是個小婦人,站起來用方言說了一段信息并翻出來,內容是提醒會眾注意耶穌的同在;那些話簡單得像小孩子的話,但卻改變了整個聚會的气氛,似乎讓一切事物都進入神的能力中。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那里神的能力也降在我身上,我得著的膏抹仿佛經歷了另一次洗禮。

  費尼弟兄也在那,并且告訴我那位婦人乃是錫安城信心家庭的羅炳森師母,另一位說方言翻方言的傳道人則是瞿師母(Mrs. L. M. Judd),信心家庭的布魯克長老也在那里。?

  吳漢斯當時并不知道,他所看見的這四位傳道人,將如何影響他的一生与服事,他們也將成為他最親密的朋友,而且按著神的安排,他們將成為神訓練他能進入禾場服事的器皿。

  『當我再看見費尼弟兄時,他立刻表示盼望我能成為他的助手一同服事。當時我立刻知道這是神的呼召,但這之前神用了一整年,使我預備好回應這項邀請。』

  『我生命中的新頁就此展開。那時我的工作相當穩定,我被人肯定也喜歡自己的工作 ,我又買了一棟小房子,這對我非常寶貴,每逢禮拜六我的父母總在那里等著我,我的姐妹們也會回家,我們在那里享受天倫之樂。要离開這些進入五旬節的服事實在不容易,我無法相信神有可能這樣事領我;我說,讓神砍下我的頭似乎還容易些,甚至可以說我宁可被砍頭,也不愿意踏出這樣的一步。』另外一個原因也使吳漢斯要進入五旬節的服事加倍不容易,多年后他回憶道:『那時我尚未完全認識五旬節的道路,而我又被懮郁所捆綁,魔鬼就趁机來控制我。只要我听見教會的朋友或書上批評五旬節信仰,我就會很迷惑,被黑暗籠罩,然后就決定絕不再踏入五旬節聚會;但我心中總沒有安息,只好再次參加五旬節聚會,然后似乎一切迷霧都离開我,我再一次感覺到神的同在。』

  『我不明白這些爭戰,看起來也沒人能幫助我;我必須單獨進入我与神的經驗中。那段時間,我晝夜迫切地禱告,那一整年我哭泣多過一生其余的日子,我說:『神啊!我跟定你了,我決意遵行你的旨意,即使這會殺了我,我也不在意。』神垂听我的禱告,他沒有使我失腳。他用夢和許多方式對我說話,有一次我正在很大的困擾中,我那還在浸信會服事的哥哥回家,我告訴他這些事,神使用他將我帶回正路,他像先知一樣地告訴我,我不可能在神的亮光中走回頭路。他的活在當時完全除去了我的疑惑。

  一九一九年的感恩節晚上,費尼弟兄事我到伊利諾州錫安城的信心家庭參加聚會,我非常受感動,因為那聚會充滿了神的大能。在那里我第一次听見羅炳森師母講道,她講的很長,但我唯一刻的只有一個字『懮郁』,我不喜歡那個字,因為我就是那樣一個人。

  几個月以后,我參加信心家庭一個周六下午的聚會,布魯克長老、瞿師母和其他人一同服事,我非常渴慕神。在那聚會中,主使用這些器皿,并用說預言的恩賜,對某些人發出信息。忽然布魯克長老指著我對瞿平說:『你不給這年輕人一句話嗎?』她來到我面前,站了差不多一分鐘,然后說:『砍斷纜繩,開到水深之處。』我想這句話對她而言,沒有什么特別;對我而言卻是從天上來的話,因為我已經有一整年哭泣懇求,要神為我砍斷纜繩。這句話說出來之后,圣靈降在我身上,使我領受屬天的奇妙祝福;過了一會儿,圣靈的動作升上去,我知道神垂听了我的禱告,為我砍斷纜繩。神也給我信心和喜樂,知道如何跨出下一步,我在圣靈里多少看見了監牢的門被開啟,手銬腳鐐已經脫開,我得自由了。

  我回家去對父親說,覺得應該辭去工作加入費尼弟兄在肯諾夏的『畢努伊勒』事工。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父親說他不反對!其實他是反對的,但神使他這么說,好叫我得釋放。這樣,我在一九二0年六月辭掉工作,去与費尼夫婦同住。

  我開始在五旬節教會事奉之后,有一段時間仍然在浸信會教主日學。后來浸信會的執事們差代表來看我們的工作,回去作了負面的報告,他們遂下最后通牒:『离開浸信會,或离開五旬節。』這樣,我被摒拒在浸信會門外。

  我在畢努伊勒事工上作費尼夫婦的助手,從他們領受了許多亮光,成為我事奉的根基。其中一個偉大的亮光是有關于禱告的學習,我們每天都有早崇拜,每個聚會后也有追求的時間;另外每周有一個晚上我們不作別的,只是等候主,當然那常是最奇妙的時間。這看見一個傳道人應該怎樣過生活。

  另外一個偉大的亮光,乃是我看見贊美的重要,這是我以前所不認識的。直到那時候我的基督徒生活常有失敗,我是一個好傳道人的儿子,也很認真,但我常常有低潮,常被魔鬼打敗。在那种低潮的時候,我喜歡听悲愴的歌,讓自己沈入悲哀与自怜中。但我感謝主帶到這個團體,他們常常贊美,從傳道人到會眾都是這樣。聚會成為偉大的贊美聚會,在世界上可能是數一數二的。當我初參加這些聚會時,我心里想:『這些人都是歇斯底理的,他們只是彼此模仿。』我卻沒有想到自己是那樣多年被黑暗的鎖鏈捆綁,比方几乎從嬰孩開始,我就有個火爆的脾气,我非常需要得著釋放,感謝神,他使我意識到這件事。

  我發現自己有捆綁,我發現我并沒有真實在服事神,因為服事神必須在公義、和平并圣靈中的喜樂里來服事(羅十四17-18),而我并未如此行,我只在感覺很好時服事他。當神照我所期待去行時,我就過得很好,否則我就陷入懮郁潭与黑暗里;我很快就發現,當我陷入懮郁中時,我就無法持守圣靈的恩膏并与神同行。

  在經弟兄書房的牆壁上,挂著一句格言:『如果你不贊美主,你將失敗。』這對我而言是一件新事,但它卻比神學院所有課程對我更有用。我被教導如何贊美主,并借此走出我的懮郁潭。我一發現自己里面有捆綁,發現我是個懮郁的人,我立刻去對付這件事。

  有一次在聚會中,每一個人都舉手贊美主,我卻覺得自己的手臂仿佛二條沈重的火腿,但我知道自己該做什么,接著是一個可怕的掙扎。我對自己說:『如果不是現在,就永無机會。』于是伸出手開始贊美,不一會儿,我覺得有東西從我里面出去,黑暗永遠离開了。

  一九二0年感恩節,我被邀請參加一個五旬節大會,那里擠滿了人,有近十位傳道人坐在台上,每一個都被邀請講一點話。但他們愈講,聚會變得愈枯干。那時我還不是正式傳道人,只是個實習生,所以坐在最后一個位置,也是最后一個發言的。但當我站起來時,神抓住我,我大聲呼喊,神的榮耀浸透那個地方,只因他得著一個器皿。我覺得我把自己弄得很傻,不知道在作些什么;但事實是,我沒有作什么,是神來作工。』

  另個一件事是年輕傳道人必須學習的,乃是等候神。吳漢斯牧師告訴我們:『最初我無法了解為何人安靜坐在那儿,卻說:『神在這里。』我并沒有看見他,也感覺不到他,我活在肉體与天然的范圍中。但神說:『我不能在你身上或借著你作什么,直到你真能安靜下來,讓我來作。』當我開始安靜下來,有人為我按手禱告,我覺得身體被改變了,它成為一個容器,被神的大能与榮美充滿。這為我帶來何等大的改變!有時候,我們坐在那儿二小時,只是啜飲于耶穌的生命之泉。我開始認識神能夠在一分鐘內,作成我們用六個小時所能想到的事,只要我們給他机會。』

  由于肯諾夏距离錫安城只有十哩,費尼夫婦和吳漢斯弟兄常去參加那邊的聚會,信心家庭的傳道人也常到肯諾夏幫助他們。吳漢斯听羅炳森師母和她的同工教導說,我們生命的首要之事乃是追求耶穌,直到我們在他的丰滿里尋見他。

  他敘述說:『那些日子神厲害地對付我,以至于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敗坏的人。神首先對付我的驕傲,于是我說:『我要去禱告,直到驕傲离開我的生命。『神賜給我如此熱切的期待,我晝夜不停地禱告了二個禮拜,我呼求說:『哦神啊!叫驕傲离開我。『兩個禮拜結束時,我自覺已經得到某個成果。

  后來我參加一個信心家庭的聚會,大家圍繞在桌旁,神使用瞿師母對每一個人發出奇妙的信息。我心里想:『神啊,這是真的嗎?我要放羊毛在其上試驗一下,因圣經說:耶和華所愛的,他必管教。』每一個人都得到很好的信息,只有我得到的是不一樣的信息,而且我是最后一個得到信息的,神對我說的話是,如果我不謙卑下來就會死!但我為瞿師母感謝神,她忠實地照神的心意釋放信息,她所說的不是自己 的話,乃是永生神的話。當時我又悲傷又快樂--悲傷,是因為神必須那樣管教我;快樂,是因為我知道神從高天對我說話。』

  這事之后,吳漢斯弟兄在一個周六晚間去拜訪瞿師母,主使用她對他說:『我儿,你有一個很大的需要,你必須熟悉詩篇和箴言里神的命令,好好地研讀它們,它們將引你到生命的泉源。』

  『次日早晨,我參加信心家庭的家庭聚會,羅炳森師母在講道中途停下來說:『現在有一段信息是為聚會中某一個人的:你不要以為你的歡呼和說方言可以使你在審判之日站立得住,并蒙神悅納;你所需要的乃是研讀耶穌的命令并去遵守,那是你在那日受審判之依据。』然后她加上一句話:『我不知道這段信息是為誰發的。』然后她繼續講道。但我知道那是為誰的(我曉得羅炳森師母并不知道昨晚發生的事),我的心因神這樣愛我,兩次用預言來對我說話而歡喜;另一方面這使我在神面前何等戰兢!』

  一九二一年十月,神引導吳漢斯有個短期休假,并訪問他在伊利諾州Peoria的哥哥与其他家人,神在那里賜給他一段經文,成為引導的亮光:

  『我曾耐性等候耶和華,他垂听我的呼求;他從禍坑里,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詩四十1、2)(這是列在『借神的靈感動而賜下的經文』中的第五處經節)

  确實是這個年輕傳道人這几個月來的經歷,神實在使他的腳步穩當。他回到肯諾夏后,主繼續借著瞿師母教導他,在一九二二年元月七日, 也就是他廿九歲生日那天,主借著瞿師母給他一段信息:

  『有兩种生活方式:生活在世界的樣式中,如同你旁邊的人一般;或是過一种隱藏、隱密、榮耀、如同精金的生活,与父神聯合,与耶穌聯合,也与圣靈聯合。

  我的器皿吳漢斯還不夠抓住這与父、子、圣靈聯合的要旨。我要給你一個生日的祝福,是一种內在的触摸,這會使你在這一年中,更容易學習進入這圣洁、內在、奇妙的生活。是的,我要你過主樣的生活。我儿應當更多認識--在時間里的事物、天然的事物、感官中的事物、可見的事物,這些都是暫的,都是不重要的;但那不可見的事物、隱藏的事物、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物,卻是永恒的。在腓立比書第三章中,還有一些東西是你尚未抓住的,你應當抓住它們。』

  同一年的五月十二日,主借著同一個器皿對他說:

  『人的肉體除了治死之外,別無指望。哦,你應當盡心、盡力地呼求,使你的己被治死,永遠而完全地被放在一邊。這是他(己生命)的唯一命運,他永遠不可能被壓制,他乃是必須被治死,他必須被釘十字架。』

  吳漢斯牧師繼續敘述道:『在肯諾夏,我常有很也的机會用所有時間來尋求主,因為我在這里負責管會堂,所以我几乎可以一整天待在這里,為我所听見的真理禱告,直到它們深深進入我里面,以至于我整個生命都改變了。

  在肯諾夏也有許多事奉的机會,其中帶給我最大喜樂的事奉之一,是主日學的服事。我們在毗努伊勒很快有了一個真正五旬節信仰的主日學。每個學期我們為有病的小孩領圣靈的浸之后,我們常常整個學期變成等候主的聚會。神將圣靈如此奇妙地澆灌下來,聚會的地方很快地就顯得太小。后來從這個主日學出來許多傳道人与宣教士,今天分散在世界各地事奉主。』

  在這主日學的服事中,他一次又一次的從瞿師母得著智慧的咨商与幫助。

  這時主開始帶領吳漢斯不時地到別處講道,特別是芝加哥的教會,一九二二年八月,主帶領他到密西根的慕斯克崗,就在那里他經歷一生中最大的緊要關頭,并作了影響他未來服事的偉大決定。這故事最好讓他用他自己的話來敘述,起頭就是這段『借神的靈感動而賜下的經文』:

  『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道指示我,將你的路教訓我;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救我的神,我終日等候你。』(詩廿五4-5)

  『大衛把刀跨在戰衣外,……說,我穿戴這些不能走,……于是摘脫了。他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里,……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許多五旬節傳 道人在那主持帳棚聚會,不久我被要求帶領聚會,其他比我更年長更有經驗的傳道人告訴我,聚會必須有程序,才能贏得靈魂,因為他們不會明白一個讓神的靈帶領的聚會,是怎么一回事。但我無法了解,主怎么可能讓五旬節傳道人走回他將我帶出來的教會,所用的老方式 里。在一周前他們告訴我要帶聚會,那一整個禮拜,我都用來仙神禱告,求神將他的路上我,因為這件事對我是極其重要的。我的禱告主要依据詩篇廿五篇,我与詩人一同呼吁說:『耶和華,求你將你的道指示我!』在那一周結束時,我已作了決定,靠著神的恩典,我要讓主在每個聚會中能自由運行,除非神引導我,否則我什么都不作。

  我開始帶領聚會,我走上講台,只是坐在那儿等候主一會儿,忽然有一個亮光臨到我,使我覺得應該講一點過禱告生活的需要。我本以為只會講几句話,但圣靈賜下極大的悔悟在我們中間,整個地方都熔化了,事情就這樣發生了。第二晚同樣的事又發生了,這們我确信當我們讓神有他自己的道路,能自由運行時,他真能作工。我記得最后一晚,我們甚至沒有講道 ,但圣靈帶著仿佛古時一般的真實大能澆灌下來。這些功課使我畢生難忘,并在一生中繼續幫助我,我曾試過神,他也給了我答案。這在我受教導成為五旬節的執事上,是歷史性的一刻。』

  『我儿,你要作智慧人,好叫我的心歡喜,使我可以回答那譏誚我的人。』(箴廿七11)

  這是吳漢斯牧師放在人筆記本里的最后一處『借神的靈感動而賜下的經文』,注明的日期是一九二二年八月廿日,無疑地是應用在這個情況与他的這項決定上。

  神就是這樣教導他明白,如果他全心跟隨神,試一試神,主就能回答那些堅持被圣靈帶領的聚會,只對圣徒合适,并不能贏取罪人靈魂的人。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在他往后一生的服事正面地驗證了這項真理,且帶來丰碩的果實。

  回到肯諾夏后,主繼續按照他的藍圖塑造他的器皿;也幸好他留在窯匠的轉輪上,使他自己 得益處,也使他一生往后四十六年,使所有神要他服事的人都得著益處。神為此更多地使用錫安城信心家庭的執事們,將他自己的話傳給他,他自己這樣說:『那一段日子,主賜下丰富的話語,從最根源來幫助我;神在圣靈的大能里為我所作的事,在我往后的服事中成為主要的根基。』

  這一段時間主所賜給他的寶貴話語之一,是發生在他陪同費尼夫婦訪問羅炳森師母時,主對他們說:『你們不曉得,神在未來為你們三信所積存(安排)的是什么?』『主,我們將成為重要人物嗎?』說話的人(羅炳森師母)這樣詢問主,仿佛這是听者心中的問題。『哦,不,不!不!』神的靈回答說:『不是這樣,但你們將認識我--你的神。』

  然后神的靈教導他們:『要對神說:『我的神,我知道我能夠更認識你,超過我今天對你的認識。』然后神告訴他們要問自己這個問題:『我是否在竭盡所能的要更認識耶穌?』然后這些教導下面的應許中達到高潮:『只要你給自己一個机會,你就能在一個更偉大的方式中認識神,超過你過去對他的認識。』』

             【摘自:肢體雜誌承蒙應允刊登】

最後更新 ( 2007/03/26, Mon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