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 聖靈的管治

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聖靈的管治 列印 E-mail
作者 倪拆聲   

        讀經 羅馬書八章二十八節,馬大福音十章二十九至三十一節,耶利米書四十八章十一節,創世記四十七章七至十節

  我們已經信了主,已經得著了一個新的生命。但是我們有許多的習慣,還是從前沒有信主的時候的習慣,也許有許多的品格,還是從前沒有信主的時候的品格,也有許多的性情,還是從前沒有信主的時候的性情。這些本來的性情,本來的品格,本來的習慣,使這一個新的生命不能彰顯出來。因此,當人遇見我們的時候,就不容易摸著新的生命,不容易摸著我們的主。許多時候,人所摸著的還是我們原來的人;你這一個人也許非常聰明,但還是本來的聰明;你這個人也許非常熱情,但這還是本來熱情。或者你遇見一個人,是非常溫和的,這乃是他本來的溫和;或者你遇見一個人,是非常敏捷的,這乃是他本來的敏捷。就是這些人的本來的情形,使人不容易摸著主。

  所以,自從我們得救以後,主在我們身上就要作兩方面的事:一面,主要拆毀我們已往的習慣,已往的品格,已往的性情。只有這樣作纔能使基督的生命從我們身上自由的顯露出來;如果不這樣作,主的生命就受天然的生命的攔阻,另一面聖靈要在我們身上細細的造出一個新的性情來,造出一個新的品格來,帶著一個新的生活和新的習慣。主不只要把舊的拆毀,並且還要把新的組織在我他身上;不只要有消極的拆毀,並且也要有積極的組織。這是在我們得救以後主在我們身上所要作的兩方面的事。

一 是神來作

  有許多人信了主以後,知道他那一個人應該被拆毀,他們就不免過分的聰明,用他們自己人工的方法去拆毀他們已往的性情,已往的品格和已往的習慣。但是神要拆毀我們一起頭就要拆毀我們的「人工」。弟兄姊妹,我們從前用人工建造起來的性情品格和習慣,現在又用人工去拆毀它們,不但無益,並且反而會增加麻煩。所以,我們一起頭就要看見,已往的一切的確需要拆毀,但是不需要我們自己去拆毀。因為人工的拆毀會變成外表的裝飾,反而會阻礙屬靈生命的長進,所以,不需要我們自己去拆,要讓神來拆。

  我們要清楚的知道,這一件事是神自己要作的。甚神在那裏作,不是我們在那裏想一個方法來對付我們自己。神是要我們把整個的工作擺在祂手裏。這一個基本的思想,我們必須清楚。神若憐憫我們,祂就要在我們身上下手作工。神要安排於我們有益的環境,來拆毀我們外面的人。神知道我們到底需要拆毀多少,神也知道我們在甚麼地方特別強硬,甚麼地方過分厲害。也許我們有的地方是太快,也許有的地方是太慢,也許有的地方太輕浮,也許有的地方大拘謹,這只有神知道,人不知道,連我們自己也不知道。只有神透徹的認識我們,只能讓神來作。

  為了便於說明神在我們身上作的拆毀和組織的工作,我們在這裏姑且用一個名詞就是「聖靈的管治」。因為我們的遭遇雖然是神所安排的,但是把這些安排解釋給我們的乃是聖靈,神的安排是外面的事,但是,要藉著聖靈把這些安排翻譯成我們裏面的東西,把它應用在我們身上。這一個把外面的事情轉變成裏面的東西,我們就稱之為聖靈的管治。不但如此,並且事實上神也是藉著聖靈安排環境的;神不直接安排我們的遭遇,神乃是藉著祂的靈安排我們的遭遇。從主升天直到主再來的這個時代,是聖靈的時代,在這一個時代裏,神的工作都是藉著聖靈在那裏作的。聖靈在環境裏安排,聖靈也在神的兒女裏面引導。使徒行傳有好幾處地方說到是聖靈在那裏催促,是聖靈在那裏不許,是聖靈在那裏禁止。我們把聖靈在環境中的安排以及這些裏面的催促、不許和禁止統統合起來,給它一個名詞叫作「聖靈的管冶」,意思就是聖靈在那裏管理我們。

  這一個管治,不只是在引導上、也是在性情上;不只是在道路上,也是在品格上。因為在我們裏面已經有了一個新的生命,已經有神的靈住在我們裏面,祂知道我們所需要的到底是甚麼,祂知道我們應該遇見甚麼事於我們最合適;聖靈的管制就是神藉著聖靈在那裏安排,使我們遇見合適的環境,來配合我們這一個人的需要,藉此在我們身上作成拆毀和組織的工作。所以聖靈的管治是為著拆毀我們天然的性情、天然的習慣,好在我們身上有聖靈的組織,使我們變為成熟甘甜。

  我們的環境是神所安排的,連我怕的頭髮祂都號過了。如果我們的父不許可,沒有一個麻雀能夠掉在地上,何況我們的遭遇呢?一句尖銳的話、一個不好看的臉色、一件不如意的事情、一個達不到的盼望,身體的健康忽失去,親愛的忽然離開,這一切的事都是父所許可的。不管是順利、不管是打擊,不管是健康,不管是疾病,不管是喜樂,不管是痛苦,所有一切臨到我們的事都經過神的許可。神就是安排環境使我們老的品格老的性情受拆毀,又把新的品格新的性情組織在我們身上,神在那裏安排我們所需要的環境,叫我們從這些環境中不知不覺的受了拆毀,受了聖靈的組織,就有了像神的品格,像神的性情,這些像神的品格和性情就一天過一天的從我們身上彰顯出來。

  所以,我們一信主,就必須把這些事情認識清楚:第一、我們需要拆毀,需要建立;第二、不是我們自己在那裏下手拆毀與建立,乃是神給我們安排環境來拆毀來建立。

二、神怎樣安排

  那麼,神是怎樣為我們安排的呢?

  我們每一個人的性情不一樣,品格不一樣,生活不一樣,習慣不一樣,所以,我們每一個人所需要的拆毀也不一樣。神給我們管治的時候,神所安排的,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樣。每一個人所遭遇的都不一樣。夫妻是最親密的,但是神對他們的安排不一樣;父子是最親密的,母女也是最親密的,但是神對他們的安排也都不一樣。神在那裏安排我們的還境的時後,祂是看我們每一個人的需要而給我們的。

  每一件神的安排,都是有教育的目的的。羅馬書八章二十八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萬」在希臘文裏的意思是一切所有的。萬,不只是十萬、百萬……我們不知道它有多少數目。所有的事,一切的事,都是神在那裏安排,為著要我們得益處。

  所以,沒有一件事是忽然臨到我們身上的,我們沒有偶然的境遇。萬事,所有的事都是神在那裏安排。從我們看來,我們遇見的事是千頭萬緒、雜亂無章;我們看不出裏面的意思,我們不懂得是怎麼一回事。可是神的話是說,萬事,所有的事都互相效力,叫我們得益虛,到底那一件事要叫我們得著那一個益處,我們不知道;我們將要遭遇多少事情,得著多少益處,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們知道,所有的事都叫我們得益處,沒有一件事不是叫我們得益處的。我們特別要看見的,就是神的安排要在我們身上造出聖潔的性格來。不是我們自己作出聖潔的行為來,乃是神藉著這些安排要造出我們聖潔的性格來。

  我們用一個比喻來解釋甚麼叫作萬事互相效力叫我們得益處。杭州有許多工人在那裏織綢緞,他們織的時候經緯很多,顏色也很多,從背面看過去是很亂的,在外行的人看來,不知道是甚麼東西。但是如果把已經織成的那一面拿來看,就很好看,有人物,有花卉或者有山水。當他們織的時候,甚麼都不清楚,你只看見一根線過去,一根線過來,紅色也有,綠色也有。照樣我們的遭遇從我們的眼睛看過去,也是莫名其妙,到底神要織甚麼花紋,我們不知道。但是神在那裏用以管治我們的每一根線,都有它的用處,每一種顏色也都有它的用處,每一個圖案也都是安排好的。神在那裏安排我們的環境,就是要把我們造出一個聖潔的性格來。我們所遇見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一定的價值的。我們今天也許一點都不清楚,可是總有一天我們要清楚。有的事情在當時雖覺得不好看,可是過了一個時候,回頭去看,就會清楚知道,主到底為甚麼要這樣作,主的目的到底是甚麼。

三、我們該有的態度

  當我們有了這些遭遇的時候,我們的熊度應該如何呢?

  羅馬書八章二十八節:「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換句話說,神在那裏作的時候,我們可能叫自己得益處,也可能攔阻那一個益處。這與我們的態度大有關係。那一個益處得著的早或遲,都在我們自己的態度如何。我們的態度如果對,就立刻能得著那個益處。我們如果是愛神的,那就一切出於神的都是使我們得益處的。人如果說自己沒有揀選,為著自己毫無要求,乃是完全要神所給的,他就應該只有一個心意—要愛神。他的心裏愛神,那麼他外面所有的事,不管千頭萬緒,都能在愛裏組織起來,叫他得著益處。

  我們遇見事情的時候,如果我們裏面不愛神,倒是為著自己有尋求,為著自己有慾望,在神之外還有自己其他的興趣,那麼神所要給我們的益處就要耽擱了。我們對於許多事情就會又不平,又不服,又埋怨,又嘆息。弟兄姊妹,請你記得雖然萬事都互相效力,可是因為我們的心不愛神,我們就不能立刻得著益處。因此有許多神的兒女的的確確是遭遇許多事,但是他們並沒有得者甚麼益處。有很多的管治在他們身上,有很多的安排在他們身上,但是他們沒有得著豐富的結果。這沒有別的原因,這是因為他們在神之外有其他的目的,他們在神面前的心不是柔軟的,不覺得神的愛,所以也不愛神。因為他們的態度不對,所以他們即使受了許多對付,但在靈裏並沒有留下甚麼東西。

  求神憐憫我們,使我們一信主就從心裏學習愛神。缺少知識關係還小,因為認識神的路是在愛上,而不是在知識上。人若愛神即使他缺少知識,他還是能認識神的,如果他知道了許多而心裏不愛神,那就所有的知識都不能幫助他認識神。

  在詩歌中有兩句很好的話:「你若要認識神『愛』是最短路程」。人如果真的愛神,那麼不論遇見甚麼事,都要變成他的益處。

  我們的心要愛神,也要學習認識神的手,服在神的手下。我們如果沒有看見神的手,那麼所有的事都是使我們與人發生關係,我們就會覺得那些人不行,好像他們都是用苛刻的方法來對待我們;我們會在那裏覺得我們的哥哥也不對,我們的弟弟也不對,我們的姊姊也不對,我們的妹妹也不對,我們的父母也不對,我們的朋友也不對。我們在那裏覺得甚麼人都不對的時候,除了灰心失望之外,就什麼益處都得不著。當我們覺的教會裏的弟兄也不對,姊妹也不對,到處都不對,一切都不對的時候,除了生氣論斷之外,也甚麼益處都得不著。我們如果記得主耶穌所說「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的話,如果認識這是出於神,我們就能服在神的手下,就能得著益處。

  詩篇三十九篇九節說:「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這是一個順服神的態度。因為這事是神作的,是神許可臨到我身上的,是為著我的益處,所以我就自然而然的服下來,默然不語,我不會說,為甚麼人家的遭遇是那樣,而我的遭遇是這樣。因為心裏愛神,也認識這是神的手、所以就默然不語。這樣,就能看見神在我們身上有拆毀和組織。

  也許有人要問:那麼,從撒但手中來的東西,難道我們也要接受麼?關於這個問題,基本的原則是:對於神的許可,我們要順服,對於從撒但來的攻擊,我們要抵擋。

四、拆毀與組織

  主叫我們天天遭遇許多事很少是我們所喜歡遭遇的,因此聖經的命令乃是說:「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腓四章四節)我們是靠主喜樂,所以才能常常喜樂。在主之外,沒有甚麼能叫我們常常喜樂的。那麼,為甚麼神要給我們這些不如意的遭遇呢?祂的目的是甚麼呢?祂的目的是要拆毀我們天然的生命。這一個我們讀耶利米書四十八章十一節的話就能明白。

  它說「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裏,也未曾被擄去,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摩押人是羅得的子孫(創十九章卅六至卅七節)也是與亞伯拉罕有關係的,但是是屬乎肉體的人。他從幼年以來,常享安逸,從來沒良經過磨難,沒有經過試煉打擊,沒有經過難處痛苦;沒有什麼叫他流淚,沒有什麼叫他心痛,沒有什麼叫他不如意。按人看,他是何等有福。但是神說摩押的情形像甚麼呢?「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裏」。酒在渣滓上澄清,那是不徹底的澄清,因為放在那裏不動的時後,它上面是清的,但是下面都是渣滓,一動就混雜了。要徹底的澄清是需要把酒「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裏」的。從前法老造酒,沒有濾器,就是把酒從這一個器皿倒在那一個器皿裏,使渣滓去掉。本來酒和渣滓是混在一起的現在把酒從這一個器皿倒在另外一個器皿裏,讓渣滓留下。但是渣滓也會跟著酒倒過去一點,那就再拿一個器皿來再倒一下。這樣一次一次的倒過來,倒過去,直到把渣滓去淨為止。可是摩押並沒有從這一個器皿倒在那一個器皿裏,摩押乃是像酒在渣滓上面澄清,他的渣滓一點也沒有去掉,所以「他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摩押的味道一直是摩押的味道,摩押的香氣一直是摩押的香氣,他原來的情形是怎樣,今天的情形還是怎樣。但是神不要原味,神要那一個香氣有改變。

  我們看見,有的人已經信主十年,可是他信主的那一天是甚麼味道,十年之後仍是什麼味道。他就像摩押一樣,原味尚存,香氣未變。有的人信主頭一天是隨隨便便的,過了二十年還是隨隨便便的,頭一天是莫名其妙的在那裏作人,今天還是莫名其妙的在那裏作人。他這個人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這是神所不要的。神要除去我們原來的習慣,原來的性情,原來的品格,凡我們不對的地方,神都要把我們除掉。神要把我們從這一個器皿倒在那一個器皿裏,從那一個器皿再倒在另一個器皿裏,多倒幾次,我們的渣滓就沒有了,原來的味道也沒有了。

  摩押走的是順利的路,但結果是「原味尚存,香氣未變」。也許我們今天走的路不像摩押所走的那樣順利,不是「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的,而是像保羅所說的,我們「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徙十四章廿三節),我們就應該知道,這正是主在那裏要除去我們的渣滓,要除去我們的原味。主要我們不再有自己的味道,不再有天然的香氣。舊的那一個必須拆毀。主要把我們連根都拔起來。主把你從這一個器皿倒在那一個器皿裏,又從那一個器皿倒在這一個器皿裏,主今天替你安排這一個,明天替你安排那一個;主把你從這一個處境轉到那一個處境,從這一個遭遇轉到那一個遭遇。每一次主安排了環境在你身上有所拆毀的時候,自然而然使你失去原來的味道,失去原來的香氣;一次過一次的使你失去原味,今天與昨天有一點不同,明天與今天又有一點不同。主就是這樣在你身上今天拆一點,明天拆一點,一直拆到你的渣滓都除去,一直拆到你的原味都失去,香氣都改變。

  神在我們身上不只有消極的拆毀,並且有積極的組織。我們從創世記所記載的雅各生平的故事中能看出什麼叫作組織。
雅各這個人的起點是很低的。他還在母腹裏的時候,就與哥哥相爭,生下來的時候就爭先,抓住哥哥的腳跟。他又狡猾,又有貪心,總是用手段去對待人,總是作於他上算的事。他欺騙自己的父親,欺騙自己的哥哥,欺騙自己的舅舅。可是他也受他舅舅的欺騙,受他兒子的欺騙。他是盡力要叫自己發達,但是結果還是落在飢餓之中,可以說雅各這個人所經過的路是非常艱苦的。有的人是舒服的在那裏作人,可是雅各是艱苦的在那要作人。

  當他經過這些事的時候,我們只看見神在他身上一次拆毀,兩次拆毀,一直拆毀。一下手叫他遇見這一件事,下子又叫也遇見那一件事,每一次他所遇見的都是艱難。但是感謝神,神給也經歷了這麼多艱難之後,末了他到埃及去的時候,他已成了一個摸著神聖潔的人。在那裏我們看見,有一個人又溫柔,又謙卑,又明亮,又莊嚴。他溫柔到一個地步,謙卑到一個地步,向他的兒子求恩典,求憐憫。他明亮到一個地步,亞伯拉罕所不能說的豫言,他能說;以撤所不能給的祝福,他能給。他莊嚴到一個地步,連法老也要低下頭來接受他的祝福,這給我們看見,本來是那麼低的雅各,因為被神破碎的綠故,竟然成了一個這樣能被神用的雅各,他竟然成了神的人!

  雅各經過這麼多年的拆毀,結果神在他身上就有這麼多的組織,所以在他臨終的時候,能有這樣的美—扶著杖頭敬拜神。他雖然病在床上,可是他還扶著杖頭敬拜神,這顯明他還記得他客旅的生活,他不失去他客旅的性質。他本來是勉強坐起,把腳放在床下說豫言的,豫言說完之後,就把腳收在床上氣絕而死。他那樣死,死得真美!這是非常美的一幅圖畫。

  我們可以把雅各一生的事仔細的思想一下:當他生下來的時候,恐怕沒有一個人的味道比他更不好,可是,當他離開世界的時候,卻完全找不到他那些原來的味道,所看見的乃是一個完全在神手裏受神組織過的人。

  我們要在這裡看見,一切我們所遭遇的事,在不知不覺中能造就我們。神藉著各式各樣的難處來拆毀我們,拆得相常厲害。但是當我們勝過這些難處的時候,就在我們裏面有了組織。換句話說,當難處來到我們身上的時候,幾乎要叫我們倒下去,但是祂的恩典總要叫我們勝過這些難處,就在我們勝過的時候,叫我們裏面有了組織。這樣一次過一次的勝過去,就叫我們裏面的組織一次過一次的增加。神一面使我們所遭遇的非常艱難,藉著這一個艱難拆毀了我們,另一方面,當我們爬起來的時候,就使我們裏面增加了一點組織。

  感謝神,我們是有聖靈管治的人,也願神憐憫我們,藉著聖靈的管治,拆毀我們,組織我們,使我們能達到成熟的地步。

                【摘自:肢體雜誌承蒙應允刊登】

最後更新 ( 2007/03/26, Mon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