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 最短的路程

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最短的路程 列印 E-mail
作者 小德蘭   
2012/06/11, Monday



  「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如今長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林前十三4-13)

神就是愛,祂因愛而創造了我們,又藉祂的愛子救贖我們,為要使祂和我們在愛中共享祂永恒無限,長闊高深的愛。(弗三18-19)

  十八世紀法國小德蘭,把最妙的道──愛,以最簡單的方式講論並實行出來,吸引了許多聖徒進入人們和主耶穌基督的愛中。

  一、她以「愛」為神聖的呼召

  她說:「我的聖召就是愛。……我願愛耶穌,到他人所未到的地步。……耶穌如能賞我無邊無涯的愛,那多好呢?……我要設法得殉道的榮冠,若不能以流血得,就要以愛情得。……愛耶穌實在是一種真學問,此外我不求別的學問;我只願愛耶穌,愛到如癡如醉的地步。」

  她不以德行作為達到愛的引路,反以愛作為成全德行的根源。她把要理問答上「神造了我,為認識、愛慕、事奉祂」那句話常放在眼前。因為她既然先愛了神,才事奉神達到如此完全。她曾給人寫信說:「你願找一個操練到完全的方法嗎?我只知道一個,那就是愛。」

  她在1893年上,又寫信說:「我知道有些屬靈教師勸人記錄每日所修德行的次數,作為操練到完全的一個方法;但我的屬靈教師,我主耶穌,不叫我這樣做,而教我以愛來作一切的事。」

  為此她在臨終前,真能這樣說:「除愛外,我沒有給天父獻上什麼。」她又寫說:「若沒有愛,一切的行為,即使是驚人耳目,也等於虛無。耶穌不像我們要求作大事,只要求我們把自己完全交給祂,依靠祂,對祂有知恩心。」(林前十三)換句話說:祂只要我們的愛。

   (一)她深知神渴望我們的愛,她說詩篇上說:「我若飢餓,決不告訴你。因為大地與其間所有,全是我的。我豈能吃牛犢的肉,喝公羊的血?你們向神要以讚頌作奉獻,又要向至高者還你們的誓願。」(詩五十12-14另譯)

  她註解這段詩篇說:「神不需要我們的德行,但需要我們的愛情。因為神曾說:我若飢餓,決不向你告訴;同一的主卻又向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祂那時口渴至極,是渴望愛情。耶穌對她說:「給我喝吧!」(約四7)這是祂向我們卑賤的受造物要求愛情。」

  她不論書信中,或在囑咐他人時,常提到神如何可愛,如何愛我們,如何希望我們愛祂,如何溫和良善,並如何容易滿足。又說愛是達到完全的捷徑。

  (二)她寫說:「神親自期望我們的愛,甚至哀懇我們的愛情。……就彷彿祂全屬於我們權下一般。因為除非我們甘心獻給祂,祂不願取什麼。我們自願的奉獻,不拘多麼微小,在祂眼中,也是寶貴的。」

  她又將《雅歌》「因你眼一看,因你項鍊的一粒珍珠,你奪去了我的心。」(歌四9另譯)解釋為:連我們最小的行為,只要出自愛,就能格外悅樂耶穌的心。

  她主張「誰因愛做一切的事,做的最忠信,也就是最熱心。」

  她在日記上哀怨地說:「耶穌從來沒有比今日更渴望愛;但把自己完全交給祂那親密無限愛情的人實在不多,連在祂的門徒裏也很稀少。」

  她因為看透世人是多麼忘掉神的愛,所以把自己當作犧牲,獻給神。她希望因這奉獻,將她的心,如一個無底的深淵為天父敞開著,而把世人所拒絕的一切愛火都收藏在內;她自己也能被這愛火焚燒而死。她常實行愛神的各樣工作,因為被「愛火熾熱的靈魂,總不空閒無事。」

  (三)又說:「我們別枉費光陰,努力救人的靈魂吧!無數的靈魂,如冬天下雪一般,正落進地獄裏去。耶穌因此傷痛流淚,難道我們只管自己,不設法安慰耶穌嗎?」

  她揭露自己的心情說:「在我心裏,不斷地聽到耶穌臨死前的呼號『我渴』;這呼號在我心中點燃了非常活潑的愛火,我願意給可愛的耶穌解渴。」

  一位初學修女向她訴說:因為她屨次在小事上不忠心,因此怕耽誤了父神的恩寵。

  聖女答應說:「父神是無限仁慈的,你又出於無心,所以為你並不耽誤什麼,只是父神少受一分愛情吧!」

  二、 她「最微小道路」是盡力討主喜悅

   (一)她說:「我既然常是微小的,就不專務別的,但專務愛慕天父及犧牲自己;以這些鮮花獻給天父,好使天父喜歡。」她在臨終前數天,用以上的話包括了自己一生愛主的生活。

  她曾寫說:「我盡力作一切的事,單為取悅天父。」這取悅與安慰耶穌,為她超過其他一切。

  (二)她說:「偉大聖徒人們用轟轟烈烈的事業來榮耀天父,但我既是個極小的靈魂,就只盡力叫天父喜歡。我願意成為天父手中的一朵小花,一朵無用的玫瑰花。我希望這朵花的美麗馨香使天父賞心悅目,多喜歡些。」

  她又說:「我主我神,我不願為天堂積儲功勞,我只願為愛你而辛苦勞力,且一心一意為中悅你,安慰你的心;並為救他人的靈魂,好使他們永遠愛你!」

  她以為這樣的愛情,真是達到完全的道路。她給一個姊姊寫信說:「你若願意成為一位成聖的兒女,並不太難,只要有取悅耶穌的心意就夠了。」(約壹四16、17)

  她也相信只要有這樣的愛,父神自動會幫助保守她。所以她曾說:「你若在小事上忠信並盡力取悅天父,在大事上天父也不得不幫助你。」

  她知道世人對耶穌,大半忘恩負義,冷落無情,所以自己就專務「安慰耶穌」。她從小把自己當作「一朵小花」獻給耶穌。她說:「我願意安慰耶穌。叫祂玩賞、培養、摘取我這朵小花。把我的心屢屢獻給祂,在一切的事上,專務取悅祂的聖意,格外小心總不得罪祂。」

  她在一封信上說:「我不但自己不叫耶穌難受,而且還要引導所有的罪人回頭,為給耶穌擦去因罪人所流的眼淚。」

  有一天她利用萬花筒玩具,給初學修女講解愛的重要說:「萬花筒內三塊花玻璃的作用,猶如三位一體的神──父、子、聖靈在我們一切行為上的作用,我們的行為即使是微小平常的,若出自愛的中心點,神加給它奇光異彩;在耶穌眼中也是非常美麗。我們的行為若離了這個不可名言的中心點就一無可取;叫耶穌看見的,只是一片荒草而已。」

  她引用保羅致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說:「我即使會說萬人及天使的話,我若沒有愛德,……我就不算個什麼。愛德是引人往天父面前去,最高超最穩妥的道路。」以後她表示自己選擇了這條道路說:我已經看透唯有愛能中悅天父的心;所以我以愛,作我獨一的寶藏,「水多也不能熄滅愛情,江河也不能淹沒它,如果有人將家產來換取愛情,必為人所輕視。」(歌八7)

  她又說:「我不貪榮華富貴,連天上的光榮也不例外;我所貪的只是神的愛。」真如《效法基督》上所說的:「愛情除去了他的屬靈毛病,叫他心裏潔淨,忍受艱難,恒心行善。……因為人有愛,重任就不覺其重,苦難反而覺著甘飴有味。」(卷三.五)她這樣揀選了又簡捷又穩妥的道路,真如找到了古人所說的點金石。但這點金石並不把一切的事變成黃金,而是變成喜樂。

  她為叫他人也分受這寶藏,切願把她愛天父的熱情,連她那靈修最有效驗的方法,傳給他人。

  她不但在世時,要引人齊全愛慕天父,就是死後一直到世界末日,要實行這本分。

  三、 她「嬰孩的道路」

  小德蘭寫說:「我希望成個屬靈功課,但當我把自己和偉大聖徒們一比較,卻覺得跟他們相差太遠,就如路上的一粒沙子,跟高出雲霄的峻嶺比。但我並不失望,知道天父不會叫人期望不能達成的盼望;我雖微小,也可拼望達到成聖的地步。……我設法順一條最正、最近,又最新的小道,往天上去。目下有許多新發明,如上樓可用電梯。因為我太微小,上達到成完全的梯子太難,我也要找一座『電梯』,把我升到耶穌跟前去。」

  她接著說:「我就在聖經上,尋求我所切望的那『電梯』,終於發現了天父親口所說的話『誰是微小的,可到我跟前來。』(箴九4另譯)我還願意知道天父怎樣安排這微小的,就往下找,最後找到了這幾句話:『就如母親怎樣撫慰孩子,我也要怎樣撫慰你們;將你抱在懷中,放在膝上搖擺。』」(賽六十六12-13另譯)

  她結論說:「我總沒有聽過比這更中聽,更取悅我靈魂的話。耶穌呀!你的聖手,就是使我升到你寶座的『電梯』;因此我不必長大,反要常這麼小,而且要一天比一天更小才好。我天父,我頌讚你的仁慈,因你超過我的盼望。」(太十一25-26)

  小德蘭就這樣,以嬰孩的精神達到了完全的頂峰:並將自己的愛,儘量表出。她說:「耶穌呀!我只是個軟弱無能的小孩;但正是這個軟弱,教我大膽盼望把我當作你愛情的犧牲,獻給你。」

  她接著說:「從前只有『無殘疾的公羊』(出十二5)能中取悅天父;為補償天父的公義『必須獻完全的犧牲』(瑪一8),但現在愛的法律,代替了畏懼的法律;所以天父挑選了我這軟弱不成全的人,作為全燔之祭牲。」


(轉載本文請註明「本文摘自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內在生活專欄」)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