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 怎樣禱告 (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
You are here: 首頁 arrow 內在生活專欄 arrow 教會歷史人物精采信息 arrow 怎樣禱告 (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

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怎樣禱告 (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 列印 E-mail
作者 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   
2008/06/10, Tuesday

“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裏可以尋見神,能到他的台前,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 ---------約伯記23:3-4 
 

      約伯在極度痛苦中這樣呼求神。像其他在苦難中的神的兒女一樣,他所渴望的,是見到父神的面。雖然經過極度痛苦的煎熬,但他在開始禱告的時候,並沒有求神治好他一身的惡疾,使他的兒女從墳墓裏復活過來,或希望從那破壞者的手中得回他的產業,他最先,又是最迫切的呼求是——“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裏可以尋見我的神,能到他的台前!”

在暴風雨來臨時,神的兒女都會趕快跑回家去,因為他們特有的天賦本能,使他在遇到任何危難時,尋求神的庇護,亦只有那些以神為陰庇的人,才配稱為真正的信徒。一個偽善的人受到神的管教時,他會動怒,並像一個奴僕逃避主人責打一樣地逃避神。但一個真正屬神的兒女便不同了,他會親吻那掌摑他的手,神惱怒責打他的時候,他會在神的懷裏,尋求陰庇。 

一個苦難無告的人往往更渴望與神有交通。當約伯遠遠地看見他的朋友走近時,他可能希望他們對他善意的忠告和同情,能減輕他的悲痛,但他們才說話不久,約伯便沉痛地對他們說:“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因為他們說的話,就像把鹽撒在他的傷口上,那些無情的責駡更加深了他尖銳的痛苦,他們以前曾沐浴在他溫馨的友誼中,但曾幾何時,現在他們竟使他的名譽蒙上了陰影,這是反面無情,十分不當的事。於是約伯離開了他的朋友,仰望天上大能者的寶座,就像一個饑渴的旅人,丟棄了乾涸的水袋,去找尋一口水井一樣。這時候,他不再對人存什麼希望了,他呼求說:“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裏可以尋見神。”只有我們瞭解到一切都是空虛時,才會知道創造萬物的神的可貴,當你深切地領悟到:“那信任人的和以肉身作武器的人有禍了。”你才能體會到:“信神的人和以神為盼望的人有福了。”這話的甜美,你若因從人那裏得不到什麼而愁煩,那麼你就會因神的信實而喜悅。 

有時候一個在患難中的義人,因受不了別人的冷酷無情,趕快去親就神,但這時候神好像也離棄了他,使他得不到慰藉,這是最慘痛的事。“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裏可以尋見神。”——約伯的呼求是沉痛的,甚至在他失去了兒女和產業的一刹那,他的呼求也沒有這樣的深沉,還有什麼損失比失去神慈愛的笑容更大呢?在此他先嘗到了救主在呼叫:“主啊!主啊!你為什麼離棄我?”時的哀痛,雖然神是時時刻刻和他的兒女同在,在暗中看顧著他們,但他的兒女卻不一定能察驗到他的存在,就像雅歌中所說的新婦找尋新郎一樣,她們在夜間躺臥在床上,找尋他卻尋不見,她們雖然起來遊行城中,卻尋不著,神的兒女也同樣會哀傷地一再追問:“你們看見我心所愛的沒有?”雖然神可能很愛你,像他愛基督一樣,但在某一刻他可能離棄你,他發怒的時候也可能把自己隱藏起來。 

這時,你的內心會因為得不到神的亮光而更感迫切,你不會埋怨神說:“若神他離棄了我,我便可以任意而為,沒有他的同在和安慰,我可以靠自己掙扎前進。”不,你不會這樣說,你心裏想:“這是關乎我生命的事,我不能沒有神,因為我已在滅亡的邊緣和陷於無底的深淵中,只有神能把我拯救出來。”在這樣的情形下,一個崇高的靈魂會更熱切地尋找神,它會虔誠地一再向上天呼求、哀哭、歎息——“惟願我能知道在那裏可以尋見神!”你的靈魂會不辭勞苦跋涉,經歷千山萬水,也發誓要走到神的寶座前,在饑渴中我的靈能推倒銅牆鐵壁,甚至攀上天國的城樓,只為見父神一面,若我與神之間隔著七個地獄,我也毫不猶豫地投身於地獄烘烘的火焰中;若我知道我終能來到他的面前,嘗受到他的愛的喜悅,那麼又有什麼能使我畏懼,有什麼能使我裹足不前呢?約伯在呼求神的時候,他心中一定這樣在想。 

但約伯的最終目的,不單是見父神的面,他尋找神,是為了向神禱告,他原先已向神禱告,現在他來到神的面前,希望神聽他的禱告,並伸出他憐恤的手。他向那大公無私的審判者和智慧的神,把他的案件陳明,因他不滿他的朋友不公平的審判,所以要向神——那天上最高的執法者上訴,他說:“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 

在以上的一節經文裏,約伯教導我們怎樣向神祈求。他把他禱告的技巧和秘密展示給我們看。我們若聽從他的指引和神的教導,我們同樣會懂得怎樣運用這些技巧,向神禱告。 

  

一、在神面前將我們的案件陳明 

很多人以為禱告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可以漫不經心,毫不費力地隨意而為;有人以為只要你找到一本書,翻開裏面一頁,讀出一連串辭藻華美的字句,然後把書本合上,便是作了一次禱告;另一些人則批評這樣的方式是近於迷信,他們主張用“即興”之法,就是隨意想到什麼便說什麼,就像萬獸奔騰,而把這些如流水行雲的思想變為言語的時候,只要稍微留意裏面的內容便可。 

但初期的聖徒不是這樣禱告的,他們禱告的態度,比較今日很多的信徒嚴肅認真得多,首先他們是十分重視禱告,並加以恒久的練習,而他們有很多是以善於禱告著稱的,神也特別賜福他們,所以他們在禱告中得到很大的收穫,在那施恩寶座上發現了無盡的寶藏。 

初期的聖徒,包括約伯在內,都得到神的恩賜,懂得怎樣在神的面前,將他們的案件陳明。當一個人來到法官面前請願的時候,他一定不會張徨失措,必定預先準備好要提出的理由,及怎樣向法官陳述。同樣地當我們來到萬王之王的寶座前時,也應預先準備一切,認清自己的目的、立場、希望,當我們突然遇到危難或憂傷時,我們可以立刻來到神的面前,但在平時,我們卻不應毫無準備地去見主。 

一個祭司在獻祭的時候,他不會謬然走進聖殿,隨便拿起一柄斧頭去宰殺公牛犢,他會站起來,在銅洗濯盆中洗淨他的雙足,並穿上聖衣和其他祭司的衣飾,然後小心翼翼地遵照耶和華的命令,將祭物分開,甚至連如何安置公牛的脂油、肝臟、腰子這樣細微的事,也不忽略。他把血盛在碗中,灑在祭壇周圍適當的地方,而不是任意而行。他並用壇外的聖火生火,雖然這種祭祀的儀式現在已經完全被廢棄不用了,但它所包含的真理至今仍然是適用的——就是我們在屬靈的祭祀上也應採取同樣小心的態度,神是不喜歡我們一清早在被窩爬起來,跪在地上,隨便想什麼便說什麼的。我們在禱告時的態度,應該是恭敬和虔誠的。 

讓我們看看大衛在蒙神賜福後,是怎樣禱告感謝神的——首先,他進入神的殿,來到主面前,因他知道他不應在外面,與神隔得遠遠的,他進入殿裏,到主面前坐下來——雖然有人反對坐著禱告,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不對的。他安靜地坐下來,面對著主,思想神的完美,以培養禱告的精神,然後在聖靈帶領下,他才開口禱告,但願我們也學大衛一樣禱告。 

於是大衛開始禱告:“早晨我必向你陳明我的心意,並要儆醒。”這裏我們看到他怎樣安排他的思想,把禱告當作弓箭一樣,他是不會無故放矢的,首先他把箭搭在弓上,瞄準箭靶的紅心,然後盡力拉弓,把箭射出去,並抬首注視這箭前進,因為他希望神會垂聽他的禱告,但很多信徒在禱告完畢後,便把一切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大衛知道在禱告時,他必須集中自己的心思意念,於是他把自己的力量都運用出來,他相信禱告是有功效的,並相信神會答允他的請求。我們無論對於工作或禱告,都應同樣地用心,越是值得我們做的工作,也越須要我們小心去做,若我們在工作時專心一致,但禱告卻溫不經心,這便是褻瀆神了,若我們以為對神馬馬虎虎便可以,但對世俗的事卻非認真不可,這不是一種很大的諷刺嗎? 

若有人問我禱告應循什麼秩序進行,我不會像一些人一樣,給你一個模式,要你順著讚美、認罪、懇求、代禱、歌頌的先後次序去安排你的禱告,神也沒有規定我們必須依照這樣的形式。我所指的秩序,不是一些如上所述的機械式的秩序,因為在舊約中便有各種形式的禱告,而任何形式的禱告,同樣都是正確,都是神所悅納的。 

我以為禱告的屬靈的秩序,不單是次序的安排,我們更應感到我們所做的是實在的,我們要向一位看不見,但實在與我們同在的神說話,雖然我們觸摸不到他,也聽不見他說話,但他就像一個有血有肉的朋友,在與我們談話。當我們感覺到神的同在時,他就會施恩使我們謙卑下來,就像亞伯拉罕一樣,當他說:“我雖然是灰塵,還敢對主說話。”只有這樣,我們的禱告才不會像學生背誦課文般的呆板,我們也不會用老師教導學生一樣自大的口吻,或強盜攔途截劫時的粗暴語氣,我們會變得謙虛卻不畏縮,並藉著救主的寶血求神憐憫,我們不會像一個奴隸一樣訥于言辭,也不會像一個輕率鹵莽的頑童,而是像一個順服的孩子一樣去懇求神,對他的旨意,完全順服。當我向神禱告時,我必須先站在自己的地位上,並明白我所想所求的,原是我不配領受的,只有靠著神的恩典和藉著他的兒子耶穌基督,我才能得到這恩惠,所以我要以救主為陰庇,當我開口的時候,我要說基督要我說的話,當我懇求神的時候,他身上的釘痕、他的生命、他的死亡、他的寶血和他自己,乃為我的憑藉。這才是禱告真正的秩序。 

然後,我們應知道自己想求什麼,在禱告的時候,我們必須把我們所要祈求的說得清楚明白。有些人在聚會中禱告,往往令人摸不著他們究竟向神求些什麼,我常常害怕自己也會犯上同樣的毛病,在他們的禱告裏,有關教義的理論和涉及個人經驗的話說了一大堆,真正懇求神的話只是聊聊數語,而這些話又是含糊不清和雜亂無章的。我以為我們的禱告必須清楚明白,當我們心目中很明顯地有某種需要時,我們才會向神祈求,所以在祈求時,應該十分肯定和清楚,也不要轉彎抹角和兜圈子,要直接入題,開門見山,我很喜歡亞伯拉罕採取的態度。他這樣對神說:“但願以實馬利活在你面前。”他說明他要為他禱告的人的名字,及所想求的恩典,只是聊聊數語——“但願以實馬利活在你面前。”很多人就會兜圈子說:“但願我們所愛的子女,能得蒙神的寵愛,就如你對……”等等,其實你要說“以實馬利”,你就只要對神說“以實馬利”,有些人甚至為牧師禱告,也用這種隱晦的言辭,令人不知他指的是誰。 

因此,我們的禱告必須清楚,把你內心要說的話,坦白誠實地說出來,當我們把自己的事向主陳明時,我們的思想就會清晰。你不須求神賜給你一般人都“以為是好的東西”,也不用列出一大堆你或會得到,曾經得到,可能得到或將會得到的東西。你只要向神表明你現在的需要,就如日用的飲食等。你祈求的時候,要用簡單的言語,因神不會看重美麗的詞藻,在他的眼中,巧言令色是無意義的,只會暴露你的膚淺喜愛自我炫耀的性格而已。在主面前,你的話要簡短,但你的心卻要火熱。 

當你奉耶穌基督的名,把自己的需要向神陳明後,還應該想一想你所求的,是否適當,我們若細心思想,就會發現我們所求的一些東西,原是不當求的,我們深藏在心裏的動機,可能是自私,違背基督的旨意,我們可能只知為自己的方便和舒適設想,而忘記了神的榮耀。雖然我們可以為自己的利益祈求神,但卻不能因自己的利益而損害神的榮耀,我們在禱告中必須順服神的旨意,我很喜歡路德的禱文,他說:“主啊!我願你成就我的旨意。”在此你也許會驚訝我為會什麼會喜歡這樣的禱文,但且聽他說下去,他繼續說:“我要堅持我的旨意,因你的旨意就是我的旨意。”禱文的前半部看來是狂妄自大,但加上了後面的話,就變成了很出色的禱文了。若我們清楚知道自己祈求的是為了神的榮耀,而我們又有這樣的能力的話,我們可以這樣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我們甚至可以像雅各與天使摔跤一樣,不得到祝福不甘休,但我們必須十分清楚我們所尋求的,是為主的榮耀,我們方能如此。 

現在把上面所說的三點歸納起來,你便明白何謂在主面前將你的案件陳明——先是把要說的清楚明白地說出來,使你的禱告有真實感,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就求什麼;然後是虔敬的心志,相信你所求的是你所需要的,並決定在禱告中求神的恩賜,還有最重要的是完全的順服,把一切都交托給神。 

但仍然只有聖靈能教導我們怎樣禱告,他是禱告的賜予者,為禱告去禱告——你要一直祈求直至你懂得怎樣祈求,祈求他幫助你禱告。不要因你不懂得禱告而放棄禱告,因為當你感到自己不懂得禱告時,你的禱告實在是最迫切的。有時你在禱告中得不到安慰,而就在你的心破碎失望的時候,你便開始與至高者摔跤和掙扎。 

  

二、 我們要滿口辯白 

這裏要求我們的,不是滿口花言巧語,而是效法古聖徒一樣,滿口辯白,因為這是開啟恩典之門的鑰匙。 

我們為什麼要辯白呢?這不是因為神吝嗇他的恩典,不是我們能改變他的旨意,也不是神不明白我們的境況或因由,須要我們向他言明。我們辯白原是對我們有益處的,他要我們懇求他,並提出充分的理由,因為就如以賽亞書所說的,這樣做能表明我們珍惜神的憐憫,重視神的恩典。 

我們在禱告中“辯白”,便會明白怎樣才能得到神的恩典,一個人若以自己的優點作理由去辯白,他是一定不會成功的,只當我們以神的恩典作理由,同時心裏真正明白到一個罪人只能循恩典的途徑去獲得神的賜予時,才能得到神的俯允;此時,辯白也能喚起我們對神虔敬的心,一個人在辯白中提出的理由越多,他便越有力量。在我們的祈禱會中,最好的禱告是那些理由充足的,有時候當一位元弟兄覺得實在需要神的恩典,於是來到主面前懇求,首先他提出一個理由,跟著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個,直至激起所有參加聚會的人的熱心。 

雖然神不需要禱告,但禱告對我們卻是十分重要,我們若不勉力禱告,我真懷疑我們能否生活得像基督徒,若神不須要我們祈求,便把恩典給我們,這恩典就沒有現在須要尋求的恩典可貴了,因為“尋求”與“獲得”,同樣都是福氣。禱告本身是一種福樂,禱告使我們離開暴日當空的大地,沐浴於清澈涼快的溪流中;禱告,就是乘著蒼鷹的翅膀,飛越雲中深處,直達睛空之上神的居所;禱告,就是進到神的寶庫,支取其中無盡的財寶;禱告,是抓天國於手中,以靈擁抱神,並感到聖靈已居於身體的殿中;禱告,拋開所得的答復不說,本身就是天賜的福分;禱告,是卸下背負的重擔,撕去一身的破爛,除去疾病,靈力充沛,靈體安康。神把禱告的技巧,豐盛地賜予我們,使我們知道怎樣與他辯白。 

然後,我們談到這題目最有趣的部分,就是下面列出的一些與神辯白時可採用的有效理由,由於篇幅的關係,這裏只能指出一個大概而已。 

一、神的屬性:      

當亞伯拉罕禱告求神赦免所多瑪時,他緊緊的抓著神的公義,他求告神說:“假如那城裏有五十個義人,你還剿滅那地方嗎?不為城裏這五十個義人,饒恕其中的人嗎?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於是摔跤開始了,這是一場激烈的理論,亞伯拉罕抓著神的左手,而當雷電要打下來的時候,他更牢牢地緊握著它。但他終於得到一個答復了,就是神不能因此而赦免這個城,當這個義人被迫時,他是一寸一寸地慢慢退後的,最後,當他知道不能再靠公義去達到目的時,他再握著神恩慈的右手,當他問神若那城裏有十個義人,他是否會寬恕這城時,奇妙的結果便產生了。因之,我們可以隨時隨地握著神的公義、恩慈、信實、智慧、他曾經歷長久的苦難、溫柔,我們便會發現上列每一種神的屬性,都能為我們開啟天國之門。 

二、神的應許: 

當雅各在雅博河對岸的時候,他的哥哥以掃正帶著人,迎著他來,他便懇求神不要讓以掃殺害他的妻子兒女,他很懂得用充足的理由去懇求神,他說:“你曾說,我必厚待你。”——這話包含著何等的力量啊!他抓緊神的話——“你曾說”神的屬性是我們的在辯白時可以掌握之點,但神的應許,除包含了神的屬性之外,還有其他的意思,所以是我們更好的憑藉。“你曾說過”——我們還記得另外一個類似的例子嗎?當先知拿單對大衛說出了神的應許,大衛便向神禱告,他在最後說:“照你所說的而行。”這是理由充足的,因為神已說了這些話,難道他會反悔嗎?就算所有的人都說謊,神也要照他的話而行,他口中所說的每一句話,他都必須履行。 

所羅門在建好耶和華的殿之後,他也用同樣的方法祈求神,他求神記著他對他父親大衛所說的話,祝福那殿。當一個人答應做一件事的時候,就等於他已用他的名譽作保證,他若簽了字,他就必須履行他的諾言,否則他便是失信了。神的應許是永遠能兌現的,他的信用,也是絕對可靠,他履行他的應許是極其準確的,不遲,也不早,你若翻查聖經,就會發覺神應許他選民的,他都履行了,當約書亞年紀老邁的時候,他說:“耶和華你們上帝所應許賜福與你們的話,沒有一句落空,都應驗在你們身上了。”若神答應你一件事,那麼你在祈求的時候,是不須猶豫,你可以很堅定的懇求神,若你現在求的恩典,神原先已鄭重答應,那麼你也不須顧慮這會違背他的旨意,因你已明白他的旨意,他的旨意就包含在他對你的應許之內,你可以繼續懇求他履行這應許,直至他實行為止,他一定會實行的,否則他就不會應允你,神的應許,不是用來敷衍我們,他說的話,他都有誠意履行的。 

三、神的大名: 

當摩西用神的名與神辯白時,他的話是何等的有力“你為你的名作什麼呢?埃及人曾說,耶和華因為不能把這百姓領進他向他們起誓應許之地,所以在曠野把他們殺了。”在很多情形下,神的名與他的選民的歷史是緊緊地連在一起的,有時,當一個信徒信靠神的應許時,他會採取一定的行動,若神不遵守他的諾言,那麼不單只信徒受騙了,同時,在冷眼旁觀的邪惡世人會說:“哈哈,你的神在哪里呢?”讓我們看看穆勒的例子,多年以來他一直都對人說神聽人的禱告,他對此並深信不疑,由於這信念,他繼續不斷地建造孤兒院收容一些孤兒,我可以想像到假若他陷於困境中,無法去維持這一班為數一千或兩千的孤兒時,他可能會這樣祈求神:“你為你的大名作什麼呢?”而你若曾得到神的應許,你在遇到大苦難時也可以說:“主啊,你曾說:‘你在患難中我必與你同在,並必不離棄你’,我已告訴我的朋友和鄰舍說我完全信靠神,若你不拯救我脫離這些苦難,你的名譽會變得怎樣呢?神啊!求你拯救我,否則你的信譽會蕩然無存。” 

此外,我們同時可以把誹謗者所說的詆毀之言,作為辯白的理由,且看希西家如何巧妙地拿了拉伯沙基的信,展示在主的面前,你也許會懷疑這一封滿紙褻瀆的信是否會有任何作用——“亞珥拔、西法瓦的神在哪里呢?我所攻克之城的神在哪里呢?希西家說耶和華必拯救你們,你們不要受他所騙。”這些話有什麼作用嗎?有的,就是拉伯沙基寫了這封信,因它激怒了神,使他去救助他的百姓。有時當神的兒女看到他的敵人氣焰沖天,肆無忌憚地誹謗神,他可以高興一下,說:“現在他們誹謗主自己,他們不單只攻擊我,更攻擊那至高的神。”現在,與拉伯沙基對抗的,不再是微不足道的希西家和他的一隊兵卒,而是作天使之王的耶和華。如今,驕傲的戰士拉伯沙基,你能作什麼呢?耶和華已加入了戰圈裏,你能逃避被徹底毀滅的命運嗎?基督徒應用羅馬教會所作的事和虛無的無神論者所說的壞話作與神辯白的理由,使神為福音出力——主啊!你看他們如何詆毀基督的福音!請你從懷裏伸出你的右手!神啊,他們向你挑戰!敵基督已霸佔了你的兒子先前所處榮耀的地位,並站於以前傳講福音的講壇上,傳揚羅馬教義。神啊!請你起來,求你發起熱心,讓聖潔的怒火重燃!你舊日之敵又再橫行了,看啊!巴比倫的大淫婦再一次在凱旋中騎著她的朱紅色獸!耶和華,前來啊!來再一次顯出你的臂膀的大能!我們可以為了神的大名,用這樣的方式向神祈求。 

四、神之民的哀傷: 

在聖經中我們可以找到很多種例子,耶利米是很懂得使用這方法的,他說:“錫安的貴胄,素來比雪純淨,比奶更白,他們的身體,比紅寶玉更紅,像光潤的藍寶石一樣。現在他們的面貌比煤炭更黑。”“錫安寶貴的眾子,好比精金,現在何竟算為窯匠手所作的瓦瓶。”他說出他們在被圍困時的哀傷困苦,他叫主看一看他那些在苦難中錫安的民,不久,神垂聽他那痛苦的哀哭,面對一個父親來說,沒有什麼比他的兒子的哀哭更能感動他的,而比這哀哭更有力的是一種呻吟——就是當他的兒子病得十分沉重,躺在那裏,在極端痛苦與軟弱中所發出的呻吟,有誰能忍心充耳不聞呢?而當屬神的以色列在卑下的境況中痛苦呻吟時,主拯救我們的時候,便來臨了;他一定會表明他是愛他的民的,所以當你處於同樣的困境中時,你可以在呻吟中祈求神,當你看見一間教會陷於低沉的光景中,你也可以化悲哀為言語,求神再來拯救餘下的民。 

五、過往之事: 

曾親自經歷過神恩典的人,他會知道怎樣去懇求神。以下是大衛的例子:“你曾幫助我,現在求你不要舍我而去,也不要離棄我。”他求神憐憫時,指出他自幼及長都蒙神的扶持,他自出生時起便已倚靠神,然後他懇求神說:“上帝啊,我到年老發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當摩西見神的時候,他說:“你曾將你的民從埃及地領出來。”他好像在說:“不要放下你未完成的工作;你所開始建造的,完成它;你已打了第一仗,主啊!求你繼續打下去,直至獲得最後的勝利為止。”我們在困苦中有沒有祈求神:“主啊!當我在大試煉中面臨絕境的時候,你曾拯救我,你亦從未離棄我,我已以你的名,建立了我的以便以謝(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若你決意離開我,為何你要我看到這些事呢?這是否把你的僕人安放在這位置上,為要羞辱他呢?”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不變的神,他過去所行的,將來也如此行,因他不會捨棄他最終的目的,也沒有人能阻礙他的計畫,所以我們可以利用過去的事,來求取他的賜福。 

我們甚至可以利用自己的卑微和不配去懇求神——“在吃者得了肉,強者得甜美”時,大衛曾求告神說:“耶和華啊!你為何只是作一些微小的事呢?你是一位偉大的神,而這裏有一個罪大惡極的罪人,在我的身上是最適宜表現你的恩慈,我深重的罪孽正好使你顯明你的憐憫,讓別人在我身上看到你偉大的愛吧。”當摩西求神赦免他犯了罪的百姓時,他也似乎有同樣的想法,而神的自製力真是十分大的,我們可以匍匐在寶座下,呼求說:“神啊!我是一根壓傷的蘆葦,求你不要折斷,不要踐踏我這弱小的生命,請不要捕獵我。不要追趕‘一隻死的狗,一隻蚤’,如大衛所說的,不要追趕我,因我如在暴風雨中飽受吹打的棄葉,不要監視我,就如約伯所說的,像我是茫茫的大海或一條巨鯨一樣。我是如此弱小,你的憐憫既能在一個像我一樣卑賤和微不足道的人的身上顯明,因之,神啊,求你憐憫我吧!” 

有一次神自己曾幫助先知以利亞去贏取眾民,在這一次赫赫的事件中,以利亞向他的仇敵挑戰,讓他們各自求告自己的神,以利亞的心中是如何的激動,且看他如何嬉笑他們說:“大聲求告神,因為他是神,他或默想,或走到一邊,或行路、或睡覺,你們當叫醒他。”而當他們用刀槍自割,自刺、跳到壇上的時候,這神的僕人一定很輕賤地冷眼看著他們這些枉費心機的努力和狂呼亂叫,但若他的信心薄弱的話,那麼當他重修已經毀壞耶和華的壇,又在壇上擺好了柴,把牛犢切成塊子的時候,他的內心一定會十分驚悸不安的。之後,他對眾人說:“把水倒在上面,以免你們懷疑我在裏面藏著火,把水倒在燔祭和柴上吧。”當他們把水倒在上面後,他又說:“倒第二次。”他們倒了第二次後,他說:“倒第三次。”水便流在壇的四圍,溝裏也滿了水,他便近前來呼喊神說:“耶和華啊,求你今日使人知道只有你是神。”這是一個全面的考驗,這一個勇敢的先知在眾人面前把耶和華的存在顯示給他們看,神聽了他的禱告,降下火來,燒燔祭、木柴、石頭、塵土,又燒幹溝裏的水,因耶和華答允了他僕人的禱告。有時候,我們也可以同樣地對神說:“神啊,我奉你的神性和存在求你,若你是神,就求你説明你的百姓,以顯明你是神。”   

六、耶穌基督的受苦、死亡、應得的賞賜、代禱: 

我恐怕我們還未明白我們可以奉主的名向神祈求的真正意思。通常當我們奉基督的名向神祈求,我們的意思是:“神啊!你的兒子是應得到這些的,就求你因他的緣故為我作這事吧。”但其實我們可以作更大的要求,例如,你在本地擁有一所百貨商店,你對我說:“到我的店裏,對店員說我叫你去取些東西。”那麼我便到你店裏,運用我的權利去取我需要的東西,而實際上,耶穌基督也是同樣地對我們說:“你若希望父神給你什麼東西,他所有的都屬於我的,你可以用我的名向神支取。”當基督說:“你若奉我的名求什麼,我必賜給你們。”就等於你給一個人一張署名但未填上銀碼的支票,任他填上他所要的數目,若我得到一張這樣的支票,而簽署的人又是一個可靠的人的話,那麼我知道我一定可以到銀行去,要經理為我把支票兌現,同樣地當我們有基督的名時,我們禱告時是不用恐懼、畏縮、猶豫、或表現得毫無信心的樣子,因為在神的公義下,他是向基督負了債,而基督所作的也使他有權向神作出要求,所以當你奉基督的名懇求時,基督的名便可使你的懇求有震撼地獄之門之力,也能使天上的主服從,而神自己也會感到這禱告的神聖的力量。 

你若在禱告中多想到基督的哀傷和呻吟,你一定要懂得如何禱告,把基督的創傷、呼求、在客西馬尼的呼求和在加略山所流的血帶到神的面前,並對神說,你既是靠著這些傷痛,呼求和呻吟去祈求,他是不能拒絕你的。 

  

三、 頌贊與感恩 

若聖靈教導我們怎樣將我們的事向主陳明,怎樣去與主辯白,那麼結果我們就會說出很多讚美的話。一個原先滿口辯白的人,他很快便會因神答允他的禱告,而說出很多讚美神的話,你今天早上的禱告是充滿怨言嗎?若是的話,你就應求主潔淨你的口舌,因為這些污穢之物是於你無益的,它遲早會在你裏面產生毒恨,所以讓你的口充滿禱告,充滿辯白,使你的口不再留有其他的餘地,這樣,你很快就會得到你向神所祈求的——“你要在主裏常常喜樂,如此,他便會賜給你心中所想所求的。” 

以前在東方某一些國度裏,國王在召見一些寵臣時,往往叫他把口張開,然後把珍珠寶石裝滿他的口,作為對他們一種賞賜,這正好作為一經節的注釋——“張開你的咀,讓我裝滿他。”神說:“你張開口,要滿口辯白。”然後他會把珍寶的慈愛和其他無價之寶裝滿,對於神這樣的要求,大概一個最愚蠢的人也不會提出異議吧?那麼,我們便張開咀向神祈求吧,我們的需要是大的,而我們亦將大有所獲,在他裏面我們是沒有限制的,只有在我們裏面才有限制,在禱告中神將他的恩典豐豐盛盛地加給我們,他又把怎樣和他辯白的大能賜給我們。 

我以上所說的雖然是針對基督徒,但在大體上亦適用那些未信主的人,對於這些人,神會把他的力量顯明給你們看,他會帶領你們隨著謙卑的禱告到主耶穌基督那裏,並在他裏面,找到永生。

 

(轉載本文請註明「本文摘自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內在生活專欄」)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