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 兩個安息

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兩個安息 列印 E-mail
作者 倪柝聲   
              讀經:馬太福音第十一章廿節至三十節

  雖然讀了這一大段的聖經,我不過特別注意三節聖經的話,就是廿八、廿九節和三十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得救的安息

  廿八節裡的安息,是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個安息,是得救的安息。廿九節,是得勝的安息。第一個安息,是和神和好的安息;第二個安息,是我們內裡的安息;第一個是我們得救的安息,第二個是我們世上的安息。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弟兄姊妹們,也許你不覺得世界是如何。有許多人,在世度日雖不多,他卻很有歷世的經歷,他要告訴你,「世界是發熱的」。當我經過大馬路時,看見來來去去的人是這麼多,他們是這麼忙忙碌碌的,我就問說,他們作什麼呢?他們瘋了嗎?我可憐他們。我告訴你,世人大概都發熱了。哦,他們沒有安息。主在這裡,並未這樣說,「你們罪大惡極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得安息。「因為罪的快樂是甘甜的,罪人是盼望有更多罪中之樂的。所以,主另外起一個名字說,「你們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得安息。」你是勞苦的,你是背重擔的。多少的人,覺得罪是快樂甘甜的,但是沒有一個人不覺得他是辛勞的;多少的人,對於罪不感覺痛苦,但是,人總感覺他的經歷是很痛苦的。所以,不管是百萬的財主,不管是政界裡地位高的人,不管是學問出名的人,不管是學生,不管是作生意的,不管是平民苦力乞丐之類,他們沒有一個自己是滿意的。

  我有時想,拉黃包車的要嘆口氣說,「阿呀!」百萬的財主,就用不著嘆說「阿呀!」但是,我有一次住在一個百萬財主的家裡,我也聽見他喊「阿呀!」罪的快樂是有的,但是,人生的勞苦,叫他喊「阿呀!」有一次,我和一不識字的女人講道,她說,「阿呀,可惜我不認識字,不然,就可以相信和看聖經了。」我就想不識字的女人會喊「阿呀」,也許大學教授學問頂好,不會喊「阿呀」了。那知大學教授也是如此。有某校一位西國的大學教授,他是很悲觀的,他總是看見這個也「阿呀」,看了那個也「阿呀」。有一天太陽頂好,天是青的,草是綠的,在校園裡,真是花香鳥語的好。這位教授的同事們,就有幾個來對他說道,「先生,你看今天多好,你總不用說阿呀了」。他看看天,看了一切的東西,真的沒有什麼可以給他說阿呀的。他就真的不說「阿呀」麼?不,到末了,他仍是說,「阿呀,可惜這時候不會長久呀,阿呀!」

  你能在每一個地方,看見人是勞苦的,是不得安息的,都是想我「終日遑遑」,停在何處呢?我怕你也得不著安息,你還是勞苦的。

得勝的安息

  我現在要對已信的人,說到又一個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這安息,是基督徒所當得的。第一個安息是罪人所當得的,一個罪人,若沒有蒙神悅納,就沒有安息。一個信徒,是已得赦罪的,所以有安息,他現在可以安息,因他得救的問題解決了,他稱義得永生等問題也解決了。但是,基督徒有時仍無安息。他是安息在羔羊裡,他是有了寶血裡的安息,他有時卻感覺在世事上,生活上,沒有安息。他心裡常像熱水那樣滾著,他有了馬太福音第十一章廿八節的「安息」,卻沒有廿九節的「安息」。

  這廿九節的「安息」,是一特別的「安息」。在原文裡,這「心」字是與心理學的心理同義,所以這裡是講到心理裡面的安息。聖經裡面也有同樣的字,是在詩篇四十二篇五節,那裡是說,「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這個心,會叫我覺得憂悶煩躁的,這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魂」。我們的主所給我們的安息,是魂的安息,叫我們在世上,在我們的生活中,沒有憂愁,沒有煩躁。

  主接著就把自己魂裡得安息的理由告訴我們。廿九節說:「我心裡柔和謙卑。」第一個理由是柔和,第二個理由是謙卑。什麼叫作「柔和」呢?柔和就是溫柔,沒有硬的。他沒有什麼叫你覺得是在那裡刺你的,他是完全嫩的,是最容易對付的,是不會抵擋,不會攔阻人的,是不會保守自己,不會拒絕人的,是像水那樣軟,被打了仍是如此的。這就是主在世上所表顯的生活。

  有許多人,待人頂溫柔,心裡卻不謙卑。他外面是謙卑的,心裡卻不謙卑。謙卑的「卑」是有下賤卑賤之意。主的存心方面是卑賤的,主以為這是祂應當得著這種待遇的。主不盼望得著更好的,只盼望得著這種待遇。主在大城中傳道,人家反對祂,祂好好的「從他們中間出來」。祂不只溫柔,並且是謙卑的。主知道,這種生活是祂在世上所當得的分,祂並不盼望更高的待遇。驕傲兩字的意思,不只是在表面上的,也是在裡頭的。如果我想比人得的更好,想得神所未給我的,來為自己打算什麼,羨慕什麼,這就是驕傲。

一、柔和的心

  主說了以上的話之後,接著又說了很安慰我們的話,就是:「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我們的主在這裡給我們看見祂自己的經歷,就是要留下一個榜樣,叫我們看見祂怎樣得著安息,叫我們也能怎樣得著安息。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弟兄姊妹,你感覺擔子重嗎?你一天到晚在那裡掙扎嗎?你心裡覺得不痛快嗎?主在這裡對你說:你來,到我這裡來,我要使你得安息。你覺得有許多可掛慮的事嗎?你覺得有各種各樣的擔子自己挑不動嗎?你因著你許多的失敗而苦痛嗎?主說,你到我這裡來,我就要使你得安息。

  主怎能使我們得安息呢?主把祂自己放在我們面前,祂就是要我們看祂。祂說:「我心裡柔和謙卑。」我們知道什麼叫作柔和嗎?有一個弟兄曾引一個比喻,他說:「柔和好像小火輪上用的那一種麻繩球,當小火輪靠碼頭的時候,這邊是硬的,那邊也是硬的,硬碰硬就要出毛病,但是有這樣的一個麻繩球放在中間,大家都碰在這一個麻繩球上,就不出事情。」弟兄姊妹,這就是柔和。兩邊都是硬的,是碰不得的,但是有這一個軟的東西放在中間,就不會出事情。他是硬的,但你是軟的,你儘管讓他碰好了,你就是經得起他碰。主耶穌說祂心裡是柔和的,就是說祂是經得起碰的。

  弟兄姊妹,你柔和不柔和?許多時候,你想要得著一件東西,你非得著它不可。你就是要得著你所要得著的,沒有一個力量能夠叫你改變過來,神也不能叫你改變過來。這就是你的心不柔和。什麼叫作柔和呢?柔和就是能夠改變。柔和就是能說,神要我得著什麼,就得著什麼。柔和就是得著也可以,不得著也可以。得著,你能唱哈利路亞,感謝神;不得著,你也能唱哈利路亞,感謝神。柔和就是能因著神的旨意把你所定規的改變一下。弟兄姊妹,神的旨意能不能改變你的意思呢?你所定規的,你所羨慕的,你所盼望的,你所一直在那裡追求的,神如果不許可的話,你能不能改變呢?不錯,你說神是愛你的,但是,你所要求的神不給你,你能過去嗎?弟兄姊妹,我們要知道,一個柔和的心,就是一個順服的心。所以柔和就是不堅持自己的意見,不固執自己的主張,不定規自己要得著什麼。一個柔和的心,就是神要我改變,我也肯改變,神要我調頭,我也肯調頭,神要我怎樣改變都可以。能這樣的人,他就能得著安息。

  弟兄姊妹,安息是頂寶貴的。有的基督徒生活在地上,常常是沒有安息的,常常是不滿意的,常常是發怨言的;他所以這樣,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在那裡有一個要求,他在那裡有一個羨慕,還沒有成就。但主給我們看見,安息的條件就是柔如。當神的道路與我們自己的道路相反的時候,我們如果肯調頭,我們就能說:「神阿,我讓步。」如果我們不肯讓步,就說出我們的不柔和了。弟兄姊妹,我們必須心裡柔和,心裡不柔和就不能安息。我們必須記得,柔和的心是得安息的第一個條件。

二、謙卑的心

  主耶穌還不只柔和,主耶穌也謙卑。我們常常有一些狂妄的思想,血氣的志願;我們常有一虛空的盼望,無益的打算。我們常常與弟兄比較,與姊妹比較,不喜歡他們走在我們前面,我們要比他們高,要比他們大。我們的思想充滿了自高自大。我們存心不謙卑,我們不像我們的主耶穌。我們的主,祂的心是柔和而且謙卑的。我們的主,祂的眼目不高大,祂不盼望自己得著什麼,祂肯接受神所給祂的,祂能說,這夠了,這就可以了。這就是祂的存心謙卑。弟兄姊妹,到底神所給你的你夠了嗎?或者你在那裡一直想要得著更大更多的呢?到底神所給你的你夠不夠?或者你對於某一件事情,某一件東西,非那麼樣不可呢?弟兄姊妹,神是要得著存心謙卑的人。許多人真是有雄心,許多人真是有野心,但是這在神的面前不行,神反而不能用他。這樣的人存心不謙卑,所以就沒有安息。他不以神所給他的為滿足,所以就沒有安息。

  弟兄姊妹,你所定規的能不能改變呢?你能不能因為神的緣故,把你自己的主張,把你自己的盼望,把你自己的意思改變一下呢?你如果有野心,你如果有雄心,你如果要這個要那個,哦,你的心不柔和,你的心不謙卑。一個謙卑的人,是神給我什麼,我就接受什麼,無論神給我什麼,我總能說哈利路亞,讚美主。我們的主耶穌是柔和的,所以祂在神的面前是軟的;我們的主耶穌是謙卑的,所以祂自己是沒有要求的。只有柔和的人,才是能受神的引導的人;也只有謙卑的人,才是滿足神的心意的人。

  主說:「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心」該譯作「魂」)主耶穌把祂自己的經歷告訴了我們,叫我們看見我們如果要得著安息就當負祂的軛學祂的樣式,我們最大的難處,就是有許多時候看不上神的旨意,所以魂裡沒有安息,所以總是不喜樂。在聖經裡有兩種喜樂,一種喜樂是因為我們相信神的恩典,一種喜樂是因為我們肯順服神的旨意。神的恩典我們都相信了,但是神的旨意我們肯不肯順服呢?弟兄姊妹,在你的心裡有沒有不快樂?在你的心裡有沒有不滿意?在你的心裡有沒有覺得這件事情不合你的意而在那裡發怨言?如果有的話,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你不肯順服神的旨意。凡是有一點經歷的人要說,沒有一件事情比奉獻更快樂,沒有一件東西比我們把自己完全放在神的手裡,聽神的支配更可喜樂。如果你心裡不喜樂,如果你心裡不滿足,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你沒有負主的軛,沒有學主的樣式。這一種喜樂是深的喜樂,就是你一切所有的都是父所交付你的,並且你能說:父阿,是的,凡你所定規的都是最好的。這是我們的主的經歷所告訴我們的。

奉獻的喜樂

  弟兄姊妹,如果你沒有安息,你沒有喜樂的話,你裡面總有一樣東西是你不肯放下的。不一定是那一件東西,但是總有一件東西。有的人為什麼那樣苦悶呢?就是因為他裡面有事情。弟兄姊妹,到底你裡面有沒有事情?到底有沒有一件事情是你所不敢問的呢?到底有沒有一件事情是你所不敢想的呢?有許多基督徒不敢往他自己裡面看,因為他怕看出事情來。有許多基督徒,當神摸著他的時候,他就一直想法子逃避,他不敢安靜幾分鐘坐下來想一想,他掙扎,他忙亂,他不能得著安息,他也就沒有喜樂。弟兄姊妹,你如果真是肯負主的軛,學主的樣式,你就要充滿了平安,也要充滿了讚美。從前有一位弟兄,當他背起行李遠離家鄉去傳福音的時候,他邊走邊說:「從今以後,我與我的親人,家庭,朋友遠離了。」接下去他再說一句話:「我是世界上一個最喜樂的人!」弟兄姊妹,你也許只知道什麼叫作救恩的喜樂,可是這位弟兄知道什麼叫作奉獻的喜樂。真的,許多時候,我們的心雖然痛,但是口裡卻充滿了讚美的話。何等可惜,許多基督徒讚美的聲音被許多東西塞住了!這不是說他一定有罪,這是說他在神之外的東西太多了。如果他讓主把他這些攔阻的東西除去,他的心就要得著安息,就要充滿喜樂了。

  有許多弟兄姊妹與人的關係太深,與人的關係過於神的關係,所以,有一天他失去了人的愛,失去了人的好待,他也就失去了安息,失去了喜樂。弟兄姊妹,如果你像主那樣遭遇了一連串的誤會、毀謗、厭棄,你覺得怎樣呢?你要怎麼說呢?有的人就是在這裡與主講道理,與主起爭執,所以他的心裡就沒有安息,就一點喜樂都沒有。他如果能到主的面前來對主說,「主阿,所有你所許可臨到我身上的一切事,我都說阿們,我都說是的。」那他立刻就要充滿了天上的安息,天上的喜樂。

  有一位弟兄,有一天在月亮之下走在曠野的路上,神指著他說:「某人,我要把你所愛的拿去,你怎麼樣?」他對神說:「神!我辦不到。」神就對他說:「你是軟弱的,你是辦不到的,但是我能叫你辦得到,你怎麼樣?」他就說:「主!我感謝你,讚美你,我不能,你能。」他讓神作,他肯服在神的旨意之下,他在那裡一面流淚,一面交給神。希奇的事,他就是這樣一服下來,他立刻充滿了天上喜樂和平安。弟兄姊妹,你嘗過天上的喜樂和天上的平安的滋味嗎?主在那裡等著要把天上的喜樂和平安給你,問題就在你肯不肯負主的軛,學主的樣式。就是因為你對於主所要求你的事不滿意,所以到今天你還沒有得著主的祝福,你也不能把主的祝福運到人的身上去。主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弟兄姊妹,你信這話嗎?不認識神的人要說,神是苛刻的神,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認識神的人卻要承認說,主的軛是容易的,主的擔子是輕省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許多神的兒女就是怕聽見神的旨意。聽見神的愛,神的智慧,神的能力,都能唱哈利路亞,惟獨聽見神的旨意,就有點怕了。我們看我們的主如何呢?祂對於神的旨意不是說神的旨意,而是說「神的美意」。在主看來,神所有的旨意都是美的。弟兄姊妹,我們要相信神的愛心。我們相信神是愛我們的,所以事情無論是怎樣,我們都能夠放心。.34 三、負主的軛||伏在環境下

  凡神所分派我的,我負了,我就有快樂。你若以為滿意,以為夠了,你就有平安,就沒有不快樂,因為你沒有逃避神的軛。我有一位同學,是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他真聰明,讀書頂好。他是一個教友,卻不是一個基督徒。他的盼望是要學問深高,名譽卓著,好賺大錢。到他畢業那年,有個教士要幫助他到美國留學,叫他先往上海聖約翰大學讀完所差的兩年課程,學校裡替他豫備獎學金優待他。但是他在前幾個月得救了,並且聽見神呼召他,要他專心事奉祂。那時神的軛加在他身上。他想我作傳道是多麼辛苦,尤其是作鄉間的傳道,衣食住都不爽快,也沒有多的進款,那麼,我一切的盼望也都落空了!他真不願意負神所給他的軛,他想逃脫。他就答應校長去升學。一天我特意找他,問他說:你的前途決定了沒有?他說:我已定規去大學讀書。我因知道神已召他,所以頂直的對他說:你揀選的是錯路。你想這樣能得安息麼?他說,我的老母和叔父的盼望都在我身上。我一面讀文學,一面研究神學,在學校裡作點個人工作,豈不是兩全嗎?我說,聽命勝於獻祭。主不喜悅千山的牛,萬山的羊。脂油和燔祭,祂不喜悅。祂要人聽從祂的命令。他說,我已決定了。我說:你走錯了路。你到某某學校若染了新神學的毒,怕你連根本的信仰都要推翻,你我不能同走一路了。再見罷!我去後,他在球場上走一趟,心裡非常難過,沒有平安。後來他到學校禮堂裡,跪下禱告,一面思念他的亡父寡母,再想到前途,不禁哭泣了。他想棄去神的軛,心裡不安,順服又覺得難。至終他知道神的旨意要順服,就在神面前應許棄去升學機會,出去傳道。他這樣順服後,禱告完了起來,心裡非常平安,滿了喜樂。他立刻去見校長,述說改變的情由,把獎學金辭掉,又把那西人助他的留學費也拒絕了,立時搬行李離校。他說,那一夜是他一生中最喜樂的一夜。(請各位注意,我不是叫你們不讀書,乃是說如果神呼召你作傳道,你就當順服;如果神沒有呼召你,那你就是讀幾十年書也不要緊。)

  我知道,在這裡有多少基督徒有這種經歷,當你和神商量,要神讓一步,而你自己不讓步時,你是何等的沒有平安。你的良心在這裡告訴你錯了,你是多苦阿!當你對神說,我負軛,你就有安息。神今天所要帶領我們的,不只是在一生中的大事上肯負神的軛,就是在日常的小事上也要負祂的軛。有的傳道人覺得同工是難以共事的,有的姊妹覺得家裡的姑嫂婆媳們是難以相安的,有的人覺得他的同事是難以和睦的,學生覺得同學和先生是難以對付的。這就是你們的軛。你們覺得他們可厭,最好你能離開他們,或者他們離開你。你覺得煩躁,你沒有平安。但是,弟兄姊妹們,這就是神所給你的軛,這就是神要你背負的,這就是神給你的分。神就是要你俯伏在這樣的環境中,就是說,這樣的環境於你是最好的。

  何謂背十字架呢?這不是叫人花幾千塊錢,到耶路撒冷的橄欖山,買一個木頭的十字架來背;乃是叫每一個人在他的地位上負他的軛,這就是神所給他的分。你想我的環境不好,最好向人調一調,但是,這不是負軛。有時神將細心的人和粗心的人擺在一起,剛強的人和軟弱的人擺在一起,健康的人和患病的人擺在一起,聰明的人和無知的人擺在一起,急性的人和慢性的人擺在一起,愛潔淨的人和不大整潔的人擺在一起,叫這一個作那一個的軛,叫那個作這一個的軛,叫彼此都有機會發表基督的性情。你如果掙扎,就永沒有安息。你若對神說,我負你的軛,我肯處在你所給我的地位上;你肯絕對的順服,你就有安息和喜樂了。

  今天基督徒所以不能作美好的見證,就是因為他抵擋神的軛。你想換一個光景;豈知基督徒的品格,只能在這種光景中顯出來。我們最高的生活,就是歡迎每一件自己所不歡喜的事||和本心相反的事。我告訴你,你若肯逆來順受地背負神所給你的軛,你裡頭就要充滿頂深的安息。但是,這並非得救的安息,那安息是靠基督的救贖,靠祂所成功的,靠祂背負十字架而得的。這安息乃是靠著你自己的順服,靠著你自己捨己的態度,並你自己背負十字架而得的。我盼望每一個人回家後,都得著一個新的安息。你不必像下雪天,要把你衣服上的雪抖去那樣的抖去你的環境。你不必在你的環境裡奮鬥掙扎,你只要對神說,我感謝你,因為這是你的軛。「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這樣,你就有快樂。主耶穌的境遇雖然是頂可怨嘆的,但是祂並沒有怨嘆,沒有焦急,沒有打算調換。祂只顧服,所以祂能快樂。我們不能因為快樂而順服神,乃是因為順服了神就有快樂。我也不知有多少人是你不能愛的,不能共事的,但盼望你從今天起,從神手裡接受祂的軛,就是那柔和的軛,卑賤的軛。

 四、學主的樣式-捨去合法權利

  我們不只要負軛,並且要學主的樣式。主的樣式是記在腓利比書第二章六至九節:「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在主的樣式裡,有一兩件事,要題起來講。

  第一件事,就是主並未為自己的權利站起來說什麼話。「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這就是合法的權利。我們的主,本是和神同等的,同榮的,同有權柄的,祂是和神一樣的;祂不把祂自己舉起來,祂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祂和神同等本是可以的,祂並不像魔鬼,魔鬼本是一個受造者,是天使長,卻想升高和神同等。祂和魔鬼是完全相反的。但是祂不強奪和神同等,祂反倒虛己。所以請你們記得一件事,我們沒有一個人應當為自己的權利說什麼話。每一個人都應當甘心樂意捨去合法的權利。

  有一位姊妹,本來在她家裡,好像作主人似的,後來信了主,就變成佣人似的。她若是要向父母要一點零錢用,他們也不像從前那樣的願意給她,但是她願意捨去她作兒女所當得的地位和權利。你既是基督徒,就不能盼望父母當你作兒女,朋友待你像從前那樣的好了。他們不給你,你不能要求,你當把自己放在神手裡,而學主的樣式。「祂本有神的形像,……反倒虛己。」祂永不為自己說什麼話。我們也不應當為自己說什麼話。

  我們基督徒生活的安息,不只是我不虧待人,乃是人虧待我,我仍忍受。有多少少年基督徒,當你未信主時,你曾虧待過人,你信主後,就用公道待人;現在你看見人不公道,你就生氣。豈知基督徒的程度,不只待人公道而已,並且忍受人不公道的待遇。主所得著的,並不是公道,若按公道,主就不必降下來作人,不必來救人了。但祂願意為我們的緣故,忍受一切不公道的待遇。

接 受 限 制

  第二件事,就是祂「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這就是說,祂受了限制。我們的主在天上,本來像天使那樣,可以來去自由的;也可以像在舊約裡所記的天使,向人顯現的。但祂降世,成為人的樣式,作嬰孩作大人。祂按著人的歲數一樣的長大,祂也憑著人的樣子一樣的需要吃喝睡眠,工作休息。這是祂神格方面所受的限制,但是祂不只成為人的樣式,並且是取了奴僕的形像。祂雖然沒有了神的自由,祂還可以有人的自由,還可以享受許多人所享受的。但是,祂竟然取了奴僕的形像,連一個常人所有的自由都犧牲了。祂處處受了非人所能受的掣肘與束縛,除了神||祂的父||的旨意之外,不知道別的。這是祂人格方面的限制。祂雖是神,但祂仍然受限制。祂雖是人,但祂仍然受限制。我們呢?我們的心卻要造反。我們巴不得打斷一切的捆綁和限制,好自由動作。我們巴不得全世界的人、事、物都要順著我們的意,隨著我們的心。我們並不像主,祂雖是神,卻受限制。我們中間作母親的,許多想要不作母親而出去自由傳道。像有一位姊妹曾告訴我過,她說,只要她丈夫許她,她就要丟下她三個孩子去西藏傳道,她想最好把捆綁斬斷了,可以飛去。但這不是主的樣式。主是神,祂卻順服父母,顧念弟妹。我們應當順服,不應當心雄志大。神既然將兒女來限制你,或是將家庭來限制你,就應當甘心樂意的順服。如果作生意的想,我不作生意就好了;讀書的人想,我不讀書就好了;作事的想,我不作事就好了;教書的想,我不教書就好了,這就錯了。我們若肯像我們的主一樣接受各種的限制,而不掙扎,我們就有了安息。

主軛容易,主擔子輕省

  主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每一個在主裡有經歷的人,都要說阿們。我們自己所揀選的道路是何等的不平呢!我們隨著己意所作的事情是何等的麻煩呢!結局是何其傷心呢!進行是何其困難呢!我們如果肯負主的軛,學祂的樣式,我們要看見,真的,祂所給我們的事情,祂對我們的要求,和祂為我們所安排的環境,都是容易的,輕省的。祂所叫我們經過的,沒有一次是我們所擔當不了的。祂知道如何分配祂的擔子,祂也知道我們的力量。我們可以安心。祂不會叫我們作我們所不能的!祂所分派的是每一個弟兄姊妹所能擔的,所能負的。一隻三個月的牛,怎樣也不會叫牠負鐵軛,主也不會叫一個人遭遇一種環境是他所不能忍受的。如果有了什麼臨到我們的身上,就是表明神已經看好,我們是會,是有能力可以經得起這些事情的。神不會錯,所以我們不可埋怨,我們應當安靜地、謙卑地、溫柔地、喜樂地接受祂所給我們一切的軛和擔子;雖然有許多是我們所不喜歡的!

        【摘自:肢體雜誌承蒙應允刊登】
 

最後更新 ( 2007/12/03, Mon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