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 由死亡得生命
You are here: 首頁 arrow 內在生活專欄 arrow 教會歷史人物精采信息 arrow 由死亡得生命

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由死亡得生命 列印 E-mail
作者 宣信弟兄 Albert B. Simpson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十六24)
  這就顯出世人所說的福音,和主的福音,多麼不同啊!世人在道別的時候,會說:「好好照顧你自己吧!」而主卻說:「捨 己、顧人,要顧念神的榮耀。」世人說:「挑最好的,好好享受吧!」但到頭來反被丟棄了,因那在後的成了在前的。捨棄自己的人,得著一切;緊握不放的人,反 而失去了他所有的。這就應驗主的話「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

捨棄乃是最偉大的定律

  所以,不論是在地上,還是在天上,「捨棄」的法則,乃是無上的定律,也是神最偉大的定律。這個定律,刻劃在人間,也刻 劃在自然界的每一個角落。我們現今所以能活著,是因為我們踏在生生死死,無數世代的骨架上。大地本身的核心,不過是歷代的殘骸;也是先民埋葬了的生命。所 有自然界的死而又生,每一階段新的發展,都是一種更高、更廣大的生命;而這生命,都是由它前身的殘骸衍生而來。一粒麥子,必須落在地裏死了;不然,只是一 粒乾癟的種子而已。若是死了,就要活著、繁衍;經過美麗的春天,金色的秋天,直到金穀豐盈的收成。當你從自然界進入靈界,就會發現在更高的境界、更深的生 命裏,也是如此。凡是自私的,都被自私所限。河水若滯而不流,免不了要變成一灘死水;暢流了,就變得更為清澈、豐富、滿溢。

  如果你定睛在自己身上就什麼也看不到;當你放眼一望,世間的景象就呈現眼前。自然界的定律,正是以付出、捨棄,來愛眾人、關心別人。自私就是死亡,就是自毀。

捨棄乃是神自己的定律

  「捨棄」這個定律,就是神的定律。那一位住在全足全豐裏的神||父、子、聖靈,都是捨己的。神的榮耀,就在於祂的捨 己。在受造之物中,祂給了祂的自己;在宇宙的華美中,祂也給了祂的自己。所以各樣的福氣,都可以按著它自然的定律臨到。然後,神在耶穌基督裏,捨了祂的自 己——「神愛世人,甚至……給。」祂把祂最好的,把祂一切所有的,就是祂的獨生子,賜給了我們。神的定律,就是捨棄。祂愛到一個地步,把一切都給捨了。

  「捨棄」,也是基督自己的定律。祂因著神的捨棄而來;祂來,也是為著捨棄。祂撇下了祂的榮華,暫離天庭,而與微不足道 的受造之物同住。其降卑,遠甚於在人之下、匍匐在地的小蟲。祂叫自己與他們調在一起,成為這墮落族類的弟兄。祂始終讓步、捨棄,總是收歛祂的大能而不用。 祂一直順著在祂以下之人的意思,至終被人釘在十字架上。祂的一生,乃是不斷地拒絕祂的自己,而擔負別人的重擔,分擔別人的憂患。就是這樣,愛與捨棄,乃是 基督的定律——「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基督的律法,就是擔負別人的重擔,分擔別人的憂傷,為別人而捨己。

捨棄也是眾聖徒的定律

  捨己是基督教的定律,也是聖徒的定律。這是我們蒙拯救的唯一的途徑。從起初,就是這樣;在摩利亞的山上,便是如此。在 那裏,亞伯拉罕——信心之父——捨棄了他獨一的兒子,就是那蒙應許的兒子。「捨棄」,在加略山上達到了巔峰。自始至終,血和捨棄,標明了這條道路。不只亞 伯拉罕捨棄了他的以撒;而且以撒也捨棄了他的生命。他的一生,總是為著別人而放下自己。我們知道雅各如何為得妻子而服事人,但他並沒有得著他所指定的那一 位;他的一生滿了苦難,受人指使,常需忍耐。約瑟也無視於環境的艱難,因為他將要如何地升高,所以他也得如何地降卑;被人放逐還不夠,還要羞辱下監,幾乎 至死。約瑟沒有指望了,神所給他的一切應許,似乎都落空了,前途極其渺茫;這時,神才抬舉他,叫他坐在世界的寶座上。

  摩西必須成為逃犯。他被迫一試身手,然而失敗了。四十年之久,神必須來教導他,訓練他,最後摩西不再有指望了,神才重 燃他的渴望。就在最末了的一刻,摩西也不得不放下進入應許之地的期望。他死在迦南地的門口外,捨棄了他最寶貝的盼望等候著,歲月推移,直到耶穌親自帶他同 站在變化山上,對他說:「摩西,從前你所放下的、所失去的、向之而死的,現在你得著了;你得著了更美的復活。」捨棄的定律,在以往就是這樣的。掃羅王不願 意放下他的自己,不願意治死亞甲和亞瑪力人——這班人預表肉體;所以掃羅王,雖高人一頭,出類拔萃,卻墮入黑暗裏,淪為卑賤蒙羞之人,甚至沉淪了。還有先 知約拿,在耶羅波安二世王朝時,被神抬舉,用以拯救祂自己的百姓,並引導祂的國度得勝而有能力;他也是被神抬舉成為第一位差派至外邦的宣教士,神揀選他並 打發他到亞述,說:「到尼尼微去傳講,叫世人認識我,尊崇我。」神大大地祝福他,使得這次世所僅見的大復興,在該城圓滿達成。可是約拿卻生氣了,因為神沒 有置尼尼微的百姓於死地,所以有損於約拿的名譽。約拿曾宣告說:「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但是四十日尚未滿,百姓離開所行的惡道,神就後悔祂所說 的,赦免了他們。約拿卻說:「在這次交涉中,我到底算什麼呢?我再也信不過你了。你為什麼不毀滅尼尼微,給我留點面子呢?」因為約拿維持他自己的榮耀,神 就不得不羞辱他,把他安排在一棵枯槁的蓖麻樹下,像個稻草人似的,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尋求自己榮耀的,是何等的羞恥啊!我想,再也沒有一幅景象,比這位 可憐的老先知,坐在枯槁的蓖麻樹下,責備神,又向神求死的,更荒謬懾人的了——只不過因為他完成了使命叫通國的人悔改,他卻以為是神在羞辱他!神就讓他留 在那裏如同一幅景象,說明自私的羞恥可辱。

  我們毋需回溯新約裏西門彼得的故事了。主挽回他以後,給他最後的信息是:「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 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這話是指著彼得要怎樣死榮耀神。耶穌差派他一生背負十架——被棄絕、柔順、降服、被 人牽引,由不得他有天然的抉擇;直到末了倒釘在主量給他的十架上。

捨己乃是跟隨到底的途徑

  世人說:「好好為你自己打算吧!」;但耶穌說:「不再是我,乃是基督。」不只是你的老我,必須治死;就連你的新人,以及他的力量與自信,也必須死。正如以實瑪利,必須被逐離家;而以撒,也必須一味順服,不再有自己的意思了。

  這些話說起來很容易。但我活得愈久,愈認識我本人和我的朋友,就愈信服:我們基督徒的生活之所以失敗,不外乎「不捨 己」。我們與耶穌同行一小段落,卻停在客西馬尼,望加略山而裹足不前。當耶穌在加利利盡職事時,他們跟隨他。登山寶訓,是何其崇高的道德啊!他們喜歡餵飽 數千人的神蹟,說:「但願祂作君王了」。可是,當祂提到加略山,提到十字架是為他們的,也是為祂自己的,提到他們必須如何與祂同去,一路到底時,他們就 說:「這話甚難,誰能聽呢?」

  幾天以後,還有多少人跟隨主,你就屈指可數了。他們說:「我們不願瞭解祂;但我們想祂會作王的。」他們仍不願就十架而去。

  我敢斷言,這正是群眾裹足不前的原因。他們本應對自己說,「不」,而對神說,「是」;但他們卻對自己說,「是」,對神說,「不」。哦,空談比活出來要簡單多了。除非聖靈將「捨己」安家在我們裏面,空談是無濟於事的。

靈浸為帶我們進入更深的死

  一位作家近來有感而發:有三種浸要受的。第一,悔改的浸——當我們離開罪惡歸向神時。第二,聖靈的浸——當我們領受聖 靈內住時。第三,浸入死的浸——當聖靈內住以後。可能他並沒有聖經權威支持這種準確的分法。無可置疑的,就有這三階循序漸進。當你領受了靈浸、神的內住以 及聖靈安家在你心裏成為祂居所之後,你就必須與基督同去,有分於祂自己的死。所以祂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祂曾 說祂自己:﹁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我有一埋葬,將與之同埋。祂每天進入更深的死裏,祂的心完全被這死所包圍,直等到祂來到客西馬 尼園,來到約瑟的墓,下到陰間;祂又穿過死亡的轄域,首先打開了天的門。「天開了」,這正是耶穌在約但河裏受浸以後,在祂面前所看見的。

  哦,親愛的弟兄姊妹,既然領受了聖靈的浸,你就必須降卑進入祂的死。現今我知道:當我們將自己獻給基督時,我們憑信得 著了一切,我們算這一切是真實的,神也算它是真實的;但是,我親愛的朋友啊,你必須一步一步去經歷。我知道神之對待我們,就儼如一切都已作成了,我們正坐 在那邊的寶座上似的。然而,我們非經過窄路,和天梯的隱密處不可。神並非愚弄我們;一方面我們可以算一切皆已作成了;但另一方面,我們要一步一步地,將這 一切刻在我們的心版上。

捨己乃是完全放下自己的意思

  朋友們,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呢?乃是不斷地向「己意」而死。當你將自己獻給神以後,激烈的爭戰就來臨了。明朝你會有一生 最恐怖的爭戰,只因你已棄絕了你的意志,魔鬼就慫恿你將它收回。不要以為你在樂園了,不,乃在戰場,要與那龍爭戰,抵擋牠猛烈的火箭。魔鬼會想盡法子告訴 你:「捨己」是何等的無理,你應站在你的意志上,那才是對的呢!這是一場殊死戰,可能一週或一月。耶穌進入曠野四十晝夜,魔鬼極力要祂有自己的意思,但祂 勝過了試探。祂一直放下自己的意思:﹁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

  神能立祂作元首,因為祂曾被帶領過。沒有一人能管理別人,除非他受過管理。約瑟除非受人迫害,坐在那裏,人破碎了,靈 低微、謙卑了,他就不會在埃及升上高位。他的哥哥們下埃及來求見他,世人會說:「讓他們覺得自己是何等的卑劣邪惡吧!」神卻說:「不,幫助他們忘掉這一切 吧。」所以約瑟說:「你們不要自怨,也不要憂傷,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如果約瑟未曾降卑過,他作了埃及的統治者就不會善待他們了。無人能帶領別人,除非他 受過帶領。大衛必須受九年的訓練,可能再多幾年對他更好;這樣當他登上寶座後,就不會濫用權柄,見不得人了。但以理在巴比倫,當他高踞尼布甲尼撒王和古列 王的總理之前,也免不了受苦難的熬煉。如果神要在你身上做些什麼,你要把全人的意志都擺在祂的手中。在你開始降服以後,你會遭遇到許多有益的試驗,然而這 些試驗正是神的機會,叫祂的工作得以成就。

己生命的不同表現

  接著「自縱」來了,做一件事,只因為你喜歡去做。沒有人有權做事,是為著它所產生的樂趣。如果僅僅為著我喜歡吃晚餐而 晚餐,我就無權用晚餐;如此用餐,我就與禽獸無異;我用晚餐是因它滋養我。因著那些事取悅你,你就去做,尋求自己的樂趣,那就錯了。「你們要先求神的國和 神的義。」凡百事上,我們都沒有神的許可證,以尋求己意。你們要尋求神,神就為你們求好處。你們要顧神的事,因為祂會顧你們的。各人不要顧自己的事,倒要 顧別人的事。

  再者,就是「自滿」——陶醉在你所作的工作裏。做完一些服事,稍有成就,我們何等容易自我激賞,這種想法很快地會變成虛浮的榮耀!太多的人在意別人對他怎麼個想法,怎麼個說法,卻不在意他們自己實在的光景。

  在神的工作裏,再也沒有一樣事物,比虛榮更需要我們去提防的了,那正是約拿所受的咒詛。撒拉弗翅膀遮臉,是因為他們不 要看見自己的美麗;他們遮腳是因為他們不想看見他們的服事,也不要任何外人看見;他們只用兩隻翅膀飛翔。你要小心,不要不知不覺地試探人。你鼓勵工人說: 「願神祝福你!」是完全對的,但不要稱讚他。神不會說:「好美麗啊!好流利啊!好可愛啊!好精采啊!」這樣的說法,等於將耶穌的冠冕,戴在人的頭上。願聖 靈單單用我幫助你們,但我不願意那能力加給我屬世的美名。一旦我有了,我應覺察到,它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危機。我們無權坐在耶穌的寶座上,而讓天使敬拜我們 來奪取基督的榮耀。當神在使用我們,叫人的靈魂得祝福時,我們得十分謹慎:有一種甘甜不是由神而來的。神要救我們脫離那試探人的所編織的,一切這種網羅。

  腓利—領太監歸向基督,就不再與他同行。親愛的弟兄姊妹,在男士與男士、女士與女士、或男士與女士之間,有一種微妙的 吸引,似乎是甜蜜的,並且看來融洽而正當的;但你需要有更多的聖靈,才能保守你的靈純淨。我並非講有罪的愛,當然我也毋需在此講這種愛。我所講的,是一種 更為微妙、更精煉、沒有瑕疵的吸引,只因為它看起來是那樣的純潔,所以是更危險,並且是更羞辱神的。各樣的服事、各樣的友情、各樣的思念,只要它不是在聖 靈裏的、也不是單一歸榮耀給耶穌的,願神保守我們脫離它。

  再者,就是「自信」。你可以摸著它的力量、自義(屬靈的或精神上的),以及能力(成為善的或行善的。)神必要領我們,把這些全然放下,叫我們領會我們是一無所是。

  時間所限,我無法多講「己生命」的敏銳:你們的感情太容易受傷了;你們又需要有人愛你,這種愛己之情,只因為你們喜歡 被人愛。只有神聖的愛,能以祝福人,對人有益。你們應當愛人,不只因為愛使你們快樂,更是因為愛能祝福人。保羅能說:「我也甘心樂意為你們的靈魂費財費 力。難道我越發愛你們,就越發少得你們的愛麼?」他不是說:「只要你們愛我,我就幫助你們。」不,我樂意耗盡我最後的一滴血,不惜任何代價,為要叫你們得 福;即使我知道你們一點也不欣賞我也罷。這正是你們的難處。人家傷你們,不欣賞你們——好,當你們越發少得人愛時,就越發把自己耗盡罷。

  時間也不許我多講「己」的私慾、貪婪、動機、佔有慾,和我們自己的財產、子女,只因為我們堅持要把這些擁為己有。所以,這些就帶來了重擔、煩惱、憂慮。

  還有「自憂」。我想沒有比為自己憂傷而流的眼淚更自私了。神看見以色列人哀哭時,就在怒中說:「你們用眼淚玷污了我的祭壇。」你們哭,是因為沒有更好的食物;你們哭,是因為在基督之外另有所愛;你們哭,是因為你們不是完全地喜悅、滿足。

  甚至我們的奉獻和否定自己,都可能是自私的。哦,我們的聖別,也可能是自私的。我有一位好諷刺的朋友,當他聽到有人證 明自己無罪時,他就說:「多麼可憐的老朽啊!她犯了一生最大的罪——因為撒了天大的謊言。」「己」,也會起來禱告,然後坐下說:「多麼漂亮的禱告啊!」 「己」,能講道、拯救靈魂;回家後,更讚賞自己,或讓魔鬼趁勢說:「你講得太精彩了,你是多麼有用的器皿啊!」「己」,能捨身焚燒,然後驕矜誇人。哦,我 們會有宗教的自私,不亞於肉身的自私。

更厲害的審判與交託是己受對付的途徑

  那麼,怎樣才能除掉「己」呢?與「己」相關的我們都講了,該來看「己」的本體了。我們一定要看見「己」的危險,看見 「己」是我們的罪性。我們一定要坦然地注視它,再決定把它對付掉。最糟糕的是它如此地欺騙我們,它說:「若沒有我,怎麼跟別人相處呢!」許多人將「己」發 洩在旁人身上,卻不收歛在自己身上。神指示你,要宣判「己」的死刑,否則它要宣判你的死刑。若你喜歡,也可以縱容它。「己」就像條可愛的小蛇,幾無瑕疵, 美若珍珠,至終卻成為何等的刺。

  願神讓我們看見:在我們裏面,沒有一樣事物可以經得起祂火焰的搜尋。更不要讓我們有更大的福音事工,超過了我們生命的度量。既判定了你自己的死刑,就讓耶穌基督和聖靈來做祂的工作吧。不要試圖和「己」爭戰。

  當這試驗來了,神要領你出去應付時,要真心,一定要真心。就在你已經得勝的防線上,試探會再來;當爭戰來臨,忘掉你自 己;不要護衛「己」只要說:「主,保守我。」或許有人要試著激動你,或許有人要試著稱讚你,你只要說:「是的,主,假使我還要人的讚賞,求??鑒察。」我 們敢交出去的,聖靈就能收取;我們敢收取的,聖靈就能供應。「那能保守你們不失腳,叫你們無瑕無疵,歡歡喜喜站在祂榮耀之前的,是我們的救主、獨一的 神。」這是何等有福的替換啊!背起十字架吧,有天我們要戴上冠冕,坐在寶座上。祂如何,我們也如何;祂所有的一切,我們也同享。

與主同死就必與主同復活

  「上升」(risen)與「復活」(resurrected),兩個字眼大不相同。一個人可以藉著「上升」,進入另一 境界;但是當一個人復活時,他是從無變有,由死而生,其間之轉變簡直是無限的。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不是被高舉上升,而是復活。我們之所以不贊同所有宗教和 倫理的一切教訓,是因為這些都是教導我們爬到更高的境界去。福音的榮耀就在於:它不是教導我們向上爬;而是讓我們看見自己沒有一點能力行善,並且把我們擺 在完全無助無有的死地;然後祂把我們舉起,使我們進入新生命,徹底的使我們由上頭生,且單由天上的源頭得著供應。基督徒的生命,並非自我改良來的。它完全 是超然而神聖的。若是不死,就不能生,這是前提。死的事實是如何真確,復活的生命與能力更是真確。所以,我們不怕死!我們要向著我們所要撇棄的一切而死, 並脫離它們;向著我們自己死,並真正停下自己一切的活動。如果我們真的放下自己的一切,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損失。除非我們有所脫離,我們就無法進入。我們若 是與祂同死,也必與祂同活。

一個確定的事實

  歌羅西書第三章一節,表明了一件事:我們已經死了,又活了,並且那些有這事實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人,必須採取一種生活態 度。在此保羅不再呼籲他們與基督同死,又與祂同復活;因為凡是與基督同死同活的人,都該在新的根基上生活。所以他就接著告訴他們說:「因為你們已經死了, 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裏面。」

  在羅馬書第六章,這意思說得更完全:「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祂的死……,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 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裏復活一樣。」為了更有力的強調這件事的確實性,他說:「因為知道基督既從死裏 復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祂的主了。祂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祂活,是向神活著。」因此,使徒同樣的要我們「向罪……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 穌裏,卻當算自己是活的。……要像從死裏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羅六3、4、9—11、13)

  今天,許多的教訓說到我們需要降服於神,讓祂再一次把我們釘死在十架上;但使徒在這裏,卻不這樣說;相反地,他說,我 們要像那些已經死了並且又從死中復活的人一樣,把自己獻給神,承認十字架是在我們之前發生的事實。因這緣故,我們才把自己獻給神,為要讓祂使用,使祂得著 該有的事奉與榮耀。

  飛鷹在高空中悠然自得飛翔,祂有力的雙翅舒展在大氣的懷抱裏,用不著振羽運肌,就可遨遊在晴空萬里之上。牠不需要上 升,因牠已經上升了。牠高超的位置使牠得著許多的方便。這跟小雲雀的飛翔不同:牠飛離地面,鼓翅奮飛,爬升到相同的高天裏,唱牠的清晨之歌,然後又回到地 上。這兩種飛翔的不同,乃在於:一個是需要上升,另一個是已經上升了。

一個信心的宣告

  或許你說:「你怎能算自己是死的呢?因我明明看見我仍是活著的;我又怎能算自己是復活的呢?因我明明看見許多的事重新被我拉回到低水準的生活中。」你不曉得怎樣「算」和「住」,這就是你被拖回來的原因。若是你認定老生命仍是活的話,它就真得活了,並且叫你勝不過它。

  我們所領受的,是按著我們的信心所算定的。這個原則,貫穿整個福音書的內容。神妙的信心之杖,能叫你心魂之墓裏浮現的 群鬼,消失無蹤;而懷疑的靈,卻能將牠們從墓園裏引出來。只要你不斷的懷疑,牠便一直糾纏你。唯一你能死去的路,便是向基督降服自己,並且算自己與祂同 死。

  招魂術具有它的權勢,是一件可怕的事實。它把死者的靈活生生的帶回來,並按著血肉的樣式恢復原形。已死的父親向他的兒 女顯現,甚至用很熟悉的腔調跟她說話,又說了些除了她,沒有人會知道的事情;弄得容易受騙的心思,不得不相信這位就是他已埋葬的父親真的活了。但這不是真 的,是一個騙局。他被葬在墳墓時如何是死的,現在也是這樣。他的驅體仍在那裏,逐漸地朽壞了;而他的靈卻在永世裏,儘管他看起來好像還活在世上似的。這件 事意味著什麼呢?沒有別的,它正是魔鬼的騙局之一。撒但裝扮成了她父親的模樣,牠有超然的能力,憑空叫那些已經消失的形像歷歷如繪,並叫這假像說出話來, 幾可亂真。這是奧秘的事,而且到今天仍然發生,甚至賢人達士對它並不置疑。然而其解釋乃是這樣:它根本不過是撒但就著你的感官所玩弄的花樣,為要欺騙你。 如何對付它呢?

  絕不承認它,算定它是死的。當面揭穿它說,「它不是你的父親,不過是魔鬼的族類」,它馬上就會消失無蹤的。有一件事是 撒但不能忍受的,就是被冷落、輕蔑。你一注意,牠就活了;你漠視牠,牠就消失了。所以你們若拒絕承認招魂術的現形,你必要看見它立刻銷聲匿跡,而且失去能 力,再也行不通了。它完全取決於你的意志之贊同與否。

  在此,有一個福音原則的最好說明。你向基督降服你的自己而與祂同釘,讓你所有的舊生命死去,因此活著就如從天降生,從 主得生命一樣。突然間,你的一些老舊邪惡的天性又出現了。那些舊的思想、邪惡的傾向,高聲喧嚷、自我宣告說:「我們並沒有死!」這時,如果你承認這件事, 怕它們、聽它們,你就無疑地給它們機會活現了;它們就要轄制你,而且拖你到往日的光景裏。但是如果拒絕承認它們,並且宣告:「這些是撒但的謊言,我是真的 向罪死了,這些東西不是屬於我的,而是魔鬼所生的,所以我否認它們,也高踞在它們之上。」神就要叫你脫離它們,並使它們全然的死寂。你也要看見,它們不是 出乎你的,只不過是撒但想投在你身上的試探而已,為的是要糾纏你,叫你覺得似乎是屬乎你自己的一部份了。

  這是真實的對策,用來對付一切試探和罪性的運行。當一個人看自己是邪惡的,他就變得邪惡了。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若 讓個純潔的女孩相信她是墮落的,失去了貞德的,她就無心成為純潔的了。她就會漫不經心地,任由自己沉淪在所有罪惡的深淵中。只要讓神的兒女開始懷疑他是否 被神稱許,而且總愁著臉來看父親的面容,他就無心成為聖潔了,他就會一味的不服、沮喪和犯罪。

一個正確的態度

  有一則很奇異的故事,是個天才寫的,描寫一個人有兩種性格交替出現。當他信自己是個富貴的人時,他就表現得高貴誠實: 衣著華貴、氣宇軒昂。可是另一種思想佔有他時,他就覺得自己下賤卑微,他也因此而每況愈下。「人心想的是什麼,他就是什麼。」我們的想法,常常反映在生活 的實際裏。所以神用信心的原則,作為各人公義和聖潔的主要依據。信心是既微妙又崇高的能力,能夠使我們脫離自己,進入神的生命。

  親愛的弟兄姊妹,讓我們受主教導:不是我們要「上升」,而是一直記得我們已經「上升」了。我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乃是從無有,甚至比無有更差的死中復活;並且現在我們與祂一同坐在天上,被天父所承認,得以被算為和祂一樣。

  我們的態度,會影響我們的地位和目標。人常是按著他所處的地位過生活。出身名門的貴族之子,在他的舉止間,都帶著一種 潛在的感覺——「我是貴族的後裔」。同樣的,那些具有崇高身分的人,既知道他們有超越的屬天地位,行事為人也就如天國的兒女。既然我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 了,就讓我們活在這樣的實際裏。

  對於仇敵的謊言,我們要申辯說:「我們脫下舊人,並且穿上新人。」我們不再是乞丐,而是王子了。所以我們要脫下乞丐的 襤縷,而戴上王子的肩章。我們已經穿上新人,所以讓我們穿上仁慈、謙卑的心思,戴上溫柔、忍耐的性格,還要披上仁愛的美德,因為仁愛是聯絡全德的。我們所 穿戴的「袍子」中最好的,乃是基督自己。我們要披戴基督。這復活的生命,是非常實際的。使徒將這生命帶入我們生活中最密切的人際關係裏:在家庭圈子裏,在 主僕關係上,在所有屬世生活的義務上。無論我們蒙召時的地位如何,這復活的生命要改變我們所有的行為和目標,並引導我們的行事為人。

復活乃是「確據」的大能

  這種看清使我們注意到:在「我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這榮耀的事實裏面、那實際的能力是什麼?首先,它具有一種能力, 是來證實我們救恩的盼望和確據的。因為耶穌的復活,是一項完成了的工作;並且對人與天使也是一項保證,說明贖價已付、救贖已成。當耶穌從墳墓中凱旋上來 時,對全宇宙而言,顯而易見的:祂下墳墓的目的達成了,祂承擔的工作圓滿完成了;而且父也滿意祂所成就的救贖。所以,我們憑信可以安息在祂的復活上面—— 這是永不搖動的根基,並宣告說:「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裏復活……」(羅八34)

復活乃是「聖別」的大能

  再者,基督的復活,也是叫我們成聖的大能。這大能叫我們算自己的生命和從前的老我,是死去的。因此我們在神的眼中,不 再是從前的那一位;在我們眼中看來,也是如此。那麼,我們就能憑信否認我們的自己,拒絕順服先前罪惡的本性,而且不再畏懼它。真的,這位復活的基督,親自 來住在我們裏面,在我們裏面成為這個新生命的大能,帶來得勝的順服。不只是因為復活的事實,也因著與那位復活的主相交,給我們帶來得勝和能力。我們已經認 識了那偉大「雋語」的意義——「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這才是唯一真實而持久的聖別,也是在信而順服人身 上的復活基督的內住生命。

復活乃是「醫治」的大能

  再者,復活有醫治我們的能力。那位在復活的早晨從墳墓中出來的,乃是有骨有肉的基督。祂的身體,是我們身體的「元 首」。不僅是我們屬靈生命的根基,也是我們肉身力量的泉源。如果我們肯接待祂、信託祂,祂就要作大工在我們肉身上;我們也要發現在我們必朽壞的身體裏,如 同在我們靈裏一樣,有一股新的超然的力量——在我們肉身裏,正醞釀著來日的復活。

復活乃是「信心」的大能

  基督復活也有大能,激勵我們的信心,並鼓勵我們來要求神答應我們的禱告,並向神求難成的事。墳墓已開,封石已移,還有 什麼是太難而不可能的事呢?神正要教導我們「祂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祂從死裏復活,叫祂在天上坐 在自己的右邊」,這乃是在新約時代中,因著耶穌的名,神能夠作、且願意作的程度。基督的復活,乃是我們可以向神祈求一切的保證。如果我們完全相信復活的大 能,我們所能支取的,要遠超過往日所支取的。

復活乃是「事奉」的大能

  主耶穌基督的復活,是我們真實事奉的能力。聖靈總是特別使用祂復活的見證,作為拯救人類的大能。這是早期使徒們職事的 主題。他們總是傳揚耶穌和祂的復活,這個使得基督徒的生活和工作,具有一種特別的美麗和吸引力。許多基督徒所表現憂傷的樣子,好像他們正走向自己的葬禮似 的。不久以前,我聽說:一個小女孩在路上遇見一些面容憂傷的人,她就說:「媽媽,那些人是基督徒吧!」她母親問她為什麼這樣想?她說:「他們看來很不愉快 似的。」

  這種樣式的基督教,乃是來自修道院和十字架,並不是復活的樣式,也不是高一等的樣式。對耶穌的信仰,應當是像春天的花 兒那樣的鮮明,像鳥兒歌唱那樣的動聽,又像萬物復甦,生氣蓬勃那樣的清新。我們的主在那復活清晨遇見了幾位婦人,帶給他們令人鼓舞的信息——「你們要歡 呼!」(太二十八9有古卷作此意,和合本則依別的古卷作:願你們平安。)因此,當這一年的開始,也是一個新基督徒生活開始的時光,祂要來遇見我們中間的每 一位,吩咐我們以主的喜樂作為我們的力量而往前的。

  這種喜樂,必須是從復活湧出來的,必須在勝過死亡的生命中才能保持的,也必須是與升天的主持守在諸天的境界裏的。這樣 的信息,正是今日罪惡悲慘的世界所需要的;這樣的信息的標題,絕非審判廳裏的那句話——「看哪,這個人!」而是復活破曉時,叫人喜樂的「你們要歡呼!」在 基督徒的工作裏,若有基督更多的內住與復活的生命,就有更多活潑的能力吸引世人,拯救世人和使世人成聖。

  復活乃是「應付萬事」的大能

  還有,基督的復活,使我們能夠在生活中,應付最艱難的問題,忍受最痛苦的試煉。因此我們在腓立比書中讀到:祂復活的大能是要使我們「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我們要進入復活的生命;這樣,我們才能夠剛強起來與祂一同受苦,也為祂受苦。

  現在請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不是說,我們要藉著我們的病痛,或屬靈生活中的掙扎而去受苦。這些受苦,應當屬於基督徒生 活較早期的經歷。在主耶穌的一生中,祂並沒有為聖別而戰,也沒有為疾病而掙扎。所以,忍受這些,並非有分於基督的苦難。不!祂的苦難是為著別人而有的。祂 復活的大能,要使我們有分於祂那高而神聖的憂傷,就是祂為受苦的教會和將亡的世界所受的。事實就是如此:我們越處在艱難的境遇和卑微的地方,我們就更需要 祂的恩典和榮耀來提拔我們。我們必須是從高處來搆到低處。所以我們發現新約書信先帶我們進入屬天境界,再領我們到各種境況中,回到最平凡的本分和最普通的 關係,以及最厲害的試煉中。例如以弗所書和歌羅西書說到信心及能力最高的境界;它們也比其他書信更多說到人一般所遭遇的試探,丈夫與妻子的責任,信實、節 制、誠實、公義諸德的必備,也說到所有人類生活中最平凡最實際的經歷。

  在以賽亞書裏,有一段非常有名的經文,我們前面已經引用過,其思想似乎與腓立比書的相合。在那裏說:有一班人,「如鷹 展翅上騰」;但是緊接著,我們發現同樣這一班人降入平常的生活和工作的崗位上,「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似乎就是說,「展翅上騰」是為著叫他們能 奔跑,並且行走得好。經歷更高的恩典和榮耀,乃是為著使他們能夠行走在更低微的勞苦和試煉的生活中。按著這種思想,使徒講到在患難中的誇耀。「誇耀」,說 出了我們的魂所能感受的最深痛苦。所以神教導我們:當我們降到最低微最深的境地時,我們必須要在最高、最屬天的靈裏去得幫助。這就是從「變化山」下來,在 平地上對付被污鬼所附的人,並且將撒但的權勢從這受苦的世界裏趕逐出去。是的,這一切就是基督的苦難。祂復活的大能,就是為著預備我們,要幫助我們能夠升 上祂榮耀生命的最高境界;像祂一樣,出去彰顯那榮耀的生命,使別人得祝福。在這神聖之愛的服事裏,我們會尋得更甘甜的喜樂,勝過我們與祂交通而有的歡樂。

【摘自:肢體雜誌承蒙應允刊登】

最後更新 ( 2007/06/04, Mon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