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 信心的使徒—宣信
You are here: 首頁 arrow 內在生活專欄 arrow 教會歷史人物精采信息 arrow 信心的使徒—宣信

溪水旁網路福音書房:陪您結果子的好書房!(本網站為尚儀數位學習有限公司所有)


信心的使徒—宣信 列印 E-mail
作者 轉載自肢體季刊(宣信弟兄 Albert B. Simpson)   

        賓路易師母在她「各各他的十字架」一書中說:「十字架的道路在起初看來是條痛苦、羞辱的路,最終所達到的是豐富、榮耀和得勝的地步。願主耶穌榮耀的呼召再次吸引我們,使我們放下平凡、庸俗的道路,走向捨己、釋放和得榮耀的大道。

   宣信是一位「信心的使徒」,主要是因他不但接受基督的醫治,接受聖靈的能力,傳聖靈充滿,並神的醫治。1881年他因信心的催促離開紐約最大的長老會,憑信心與幾位信徒到紐約道德墮落地區,在舞廳、戲院、公寓,設立帳幕聚會,向來聽福音的人傳道。接著他不但在服事上信靠為神做了大工,又因他渴慕聖潔及竭力追求聖潔而認識基督的榮耀。他進入與主同死的經歷,他開始傳講「基督是一切」,他最有名的一篇信息是「祂自己」,說到基督是信徒的一切,不但是醫治者,而就是醫治;不但是釋放者,而是聖潔的生命(西三4)。

   1889年,他憑信心成了「福音帳幕」,作為工作的總部。有些他所引領歸主的青年,有志獻己為宣教士,宣信為之開設查經班及佈道課程。從這一個微小的開頭,日後發展為紐約城、奈約克宣教士訓練學院,以及其他區域的聖經學院。

   宣信相信基督很快再來,所以,他很熱切地要把福音傳到世界一切未曾傳到的地方,以作為主再來的準備。1887年,他因著信心發起了「宣道會」,該會中心是要差遣宣教士往普世界被人忽略的地方。

   宣道會在全世界有十六個工場,四百多處的教會。在1893年,他把全世界宣道會佈道區作了一個總巡視,以後又繼續作數次的部份巡視。他寫了許多的屬靈書籍,如「先賢之言──四重福音」、「列王與先知」、「全然成聖」、「能力的澆灌」(舊約、新約)、「馬太福音講義」、「馬可福音講義」、「士師記靈訓」、「基督的生命」、「聖靈裏的更新」、「神醫的福音」、「神醫」等,及作了有關「基督是一切」、「與主同死」及「聖靈充滿」的聖詩三百多首,大都滿有屬靈生命上的供應。他息勞於紐約,奈約克家中,時在1919年10月29日。

   以下是他內在更新的剪影:

   得救與重生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作孩子的時候,不像現在許多基督徒家庭的環境,叫我更早得救。我生長在極嚴謹的長老會中。從小接受嚴格的宗教習慣訓練。雖然,這些並沒有讓我早一點得救。這些宗教的習慣和智識,堆積在我心中,那時雖不甚明瞭,後來得了聖靈光照,都成真理,在我屬靈經歷裏面,成為寶貴的器皿。我滿心相信家庭教育最好的原則,必須有嚴格的訓練,和基督福音的愛和自由。

  
在我十四歲時

   我和哥哥一同讀拉丁文、希臘文,和更深的數學。後來我在高中讀書,但因為過於用功體質不好,乃生病回我父家去了。病狀太可怕,好像天勢都要崩墜下來,休養一晚,忽然有一粒星在眼前發光像火焰,我正看的時候,我的神經大發緊張,我從床上跳起來,戰兢得很,幾乎暈過去,覺得近乎死門,登時就發抖得極其厲害,有一夜之久,差不多像死去一樣。醫生告訴我經年不可看書,因神經系已經受傷,我有生命之虞。隨即經過長期神經及身體上的苦痛,這苦痛筆墨難以形容。我常有這種快要死去的意念,一天過一天愈近死亡,神經越呈緊張,一面又頂希奇,何以死亡還未臨到,我仍然活著!

   有一天這樣情形更壞了。似乎無法挽救,在那張皇失措之時,我就請我父親來為我祈禱,因我覺得我快要死了。最可憐的是我還沒有基督,沒有盼望。我所有基督教家庭教育仍然使我還未得救,未得福音好處。我所認識的神是一位極尊嚴的神,我所知道的神學不能叫我得到重生,因為只有認識神自己和主耶穌,才能使我得永生,而蒙聖靈的重生啊!我何等盼望重生得救之日快到,但救恩並未臨到我身上!我父親那天何其懇切為我祈禱,我自己痛哭流淚,大聲求神留我生命,延長到我得救為止,我就滿意了。過了那可怕的感覺以後,心中有點安息,有點平安,那危機又過了一天我看我的鐘錶,那時間已過去了。我以為神只要留我活在世上一天,所以我必須掙扎,苦求,好像一個將亡的人,盼望能得救,我自己祈禱,我又請人代禱,那夜我怕睡去,那麼,我就失去尋求神和永生的良機。那一天又過去了,然而我還未得救,今天想起來,真是一件希奇的事,那時也沒有一個人把那簡單的救法告訴我,叫我去接受為人預備的那白白的完全的救恩。自從那時起我常常歡喜用以下的話告訴那些貧窮可憐的罪人:

   我們何必傷心流淚,等候苦叩天門?
   因為父神早已預備,完全白白救恩。

   那事以後一天過一天,未有什麼進步,我的生命,只有一線希望,因我想望,如果我專心繼續尋求救恩,神必存留我直到我得救為止。此後有一天我在牧師的書房裏,找到一本書,名叫聖潔的福音奧秘,我打開看的時候,我眼目所讀的一段,就為我開起永生的門,其大意如下:

   「你所能做的第一件最好的事,就是相信主耶穌基督。若沒有做這事,你所有的行為、祈禱、眼淚,以及一切的立志,都是徒然的。相信主耶穌,就是信祂照自己的話,此時此地,就收留你,拯救你,因祂曾經說過,『凡到我這裏來的,我必不丟棄他』,你做這事時,就有永生了,你就得赦罪,稱義了,且得著新心,有聖靈住在你的心中了。」

   「這事在我迷糊還未得救時,就像大數的掃羅在大馬色的路上見了天上的光照。我立刻跪在主前,仰望主,求告主說,「主耶穌阿,你曾經說過,『凡到我這裏來的,我必不丟棄他』,你知道我想到你這裏來,是已經有多久,且是多麼熱切的想來信你,但是我不知道怎樣的來。現今我真心的來就你。並且我敢信你已收留拯救我,我今有權柄作你的兒子,已經得赦罪,得救了,只因我照你的話接受你,相信你。阿爸父啊,你是我的,我是你的,阿們!」

   自然我不必多說。我未說出這些話,膽敢作出這見證之前,我與我的大仇敵作過殊死戰,打信心的勝仗。但我一作這見證的時候,得救的把握立即從神那裏臨到我的心,這把握每次必這樣的臨到凡真心信主的人心裏,因為『信神兒子的,就有這見證在他心裏』(約壹五10)前此我不用信心去尋求這見證,但自從敢相信主的話時,我就有這見證,就是得救的把握。

   奉獻


   當我健康恢復的時候我得到一張學校的文憑,可以作教員,那時我正十六歲,我教一間公立學校,學生有四十多人。四分之一是很大的男女學生,我比他們更為年輕,我願意出代價使我看得更老一些,那就好了。但是不夠,我自己常常希奇我怎會管理這些粗頑的鄉下學生;但我能看出這是主的能手幫助我,主喜歡給我能力超過我所想所求的,我教書的目的,乃是積些錢作入大學的用費,其間我抽暇讀預備考大學的書本。我才得到重生後那幾個月,充滿了屬靈的福祉,神的應許,帶著又新又奇的亮光湧進我心,從前我以為虛空的言語,於今都變為新的啟示,每句都是為我而說似的。我想從我母親遺傳下來一些想像的天才,這天才把以賽亞和耶利米二先知的應許披戴在我心上的一種榮光,是言語不能形容的。我極其喜樂的念出,且記下以下的經文:「我也照樣起誓,不再向你發怒,也不斥責你,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永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賽五十四9-10)當我聽見別的信徒述說他們的恐怕和失敗時,我希奇不知道我也會失去這起初的愛心的無上喜樂否?我能記得我常常祈禱主寧可收去我的靈魂,不可讓我回世界犯罪去。

   我起初基督徒生活中,有一可記念的事,就是我與神訂立契約。我決計效法這種提議,便是一日禁食禱告,我就與主訂立一長篇文約,我將自己交託神,接受祂一切有福應許,特別奉獻一生給主使用,以作榮神益人之工。主給我一切屬靈及物質需用,不至缺乏,那時起我常希奇神這樣恩待我,使我一生蒙恩在祂面前;在過去六十餘年中,我真能從心裏,說祂從未辜負我,祂真是信實的主,我在那一天禁食時,寫出全篇文約,封好保存直到今天。約文如下:

   『永在全能的神,管理宇宙的主啊,你創造世界和我,你是以眼目鑒察人心的主,求你明白我的心思意念,我知如今我沒有屬世的動機來到你面前。但是,我「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我並不信任我心;但主知道,我有心一生永遠奉獻給你。我本是罪魁,在你面前是個畜類,惟靠耶穌為中保,我來到你施恩座前,立此文約,諸天哪,我在主前和我良心前,作此見證,我相信主耶穌,為我救主,先知,祭司,及君王,神已使祂成為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我今生全獻給你;主阿,求你為你榮耀之故,收留我,使用我。主阿,在試誘時,求記念我,救人的元帥阿,使我剛強,靠你這愛我的主,使我得勝有餘,求主用聖靈加倍充滿我,並賜我天上一切屬靈的福氣,使我全然成聖,合乎主用,我乃基督精兵,願跟羔羊而行,願主保守我,忠心至死,到主再來,主阿,無論處何環境,若合主旨,「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至褻瀆我神的名。」求主用全能的聖靈時刻保守我到底,奉主名,立此永約,阿們。』時在一1861年1月19日禮拜六日,1863年9月1日及1878年4月18日重新奉獻,重申此約。

  
生命中的第二個轉機

   生命的成熟是必須經歷「被棄絕的道路」,有一句名言說,「沒有人能完全被接納,除非他先完全被棄絕。」完全被人棄絕,是在完全被神悅納之先。

   1879年他為了要傳福音給更多的人聽,他答應了紐約長老會的聘請。由於他專心倚靠聖靈,不久聚會人數增多許多。天天晚上有聚會,神的子民大大復興起來。但宣信並不以此為足,有二年之久,他竭力向教會眾信徒鼓勵向貧窮人傳福音。但他們不願將教堂打開容納社會低階級的人。於是他花了一個禮拜,多方禱告後毅然決定離開這個城市最大的教會。

  
宣信博士,他親自講述當時的情形說:

   「我回想那個孤單及憂傷,卻是不可言喻有福的夜晚。當所有的事物似乎都是不幸、失敗,並且所有的感覺在黎明前都被帶到死地。我的心卻帶著澈底的奉獻及降服向主說:

   主耶穌阿!我今背起十字架跟從你,
   不論是貧窮、藐視、孤單,
   今後我將完全歸你。
   次日,主日的早晨,我帶著前所未有的喜樂,從我心中唱出了這些詩歌。」

   而後,宣信博士答應了神的呼召,就是所謂真正的貧窮、藐視與孤單,他辭去了牧師職位。他放棄了伍仟薪水的職位,即美國最大教會主任牧師的地位,而去從事未曾嘗試過的工作。他在這大城中沒有隨從的人、組織及經濟的來源,帶著眾多人口的家庭及他最親密的同工,所以他過去的組織預言他必定遭到失敗。他遇到完全的誤會,甚至從他盼望得到同情的人們身上也是如此。他說,當他走在街道上企望得到一點同情時,所遇到的卻是各處的反對。這條完全被棄絕崎嶇的道路,所帶來的不只是順服,而且是歡樂。因他知道,藉著被置於網羅中,經過水火,是帶他進入豐富之地的屬天法則。

   他終於到達了豐富之地,而且超過他所曾夢想的,他發現自己完全被神所悅納了。在他開始紐約城偉大工作的頭一次聚集中,只有七個人參加。但是不久,後來他在貧窮社區搭帳棚傳福音,每次聚會都不斷的被那些前來聆聽他所傳講四福音信息的會眾所擠滿了。

   回想當時,他設立了五所傳道人的學校,成百的傳教士及福音工作者散佈在十六個地區上,有許多人成為蠻荒地區重要的拓荒英雄,他滿了膏油豐富的文章供應了許多扣人心弦的信息,並產生了高水準的宗教作品,「他雖然死了,卻仍舊說話」。而最重要的,他不只是受到眾人的稱讚,而是他們都因著他的教導從罪中轉向公義。

   這是一個被棄絕道路何等醒目的例子呢,不只如此,有成打以上這偉大信息的例子。而起頭跟隨基督的道路,卻是令人相當驚訝,正如「祂是被人藐視及棄絕」。

【摘自:肢體雜誌承蒙應允刊登】
 

最後更新 ( 2007/12/03, Mon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